「王爾德」100句現實語錄: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議論更糟,那就是沒有人議論你

2019年05月14日     3,761     檢舉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1854年10月16日—1900年11月30日),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19世紀英國(準確來講是愛爾蘭,但是當時由英國統治)最偉大的作家與藝術家之一,以其劇作、詩歌、童話和小說聞名,唯美主義代表人物,19世紀80年代美學運動的主力和90年代頹廢派運動的先驅。

《道林·格雷的畫像》

燙痛過的孩子仍然愛火。

你擁有青春的時候,就要感受它。不要虛擲你的黃金時代,不要去傾聽枯燥乏味的東西,不要設法挽留無望的失敗,不要把你的生命獻給無知、平庸和低俗。這些都是我們時代病態的目標,虛假的理想。活著!把你寶貴的內在生命活出來。什麼都別錯過。

只有兩種人最具有吸引力,一種是無所不知的人,一種是一無所知的人。

老年人相信一切,中年人懷疑一切,青年人什麼都懂。

很多東西如果不是怕別人撿去,我們一定會扔掉。

我不願意暴露我的靈魂讓那些好奇的凡夫俗子瞧個沒完。

定義一樣東西,就意味著限制了它。

我們誰也忍受不了和我們同樣毛病的人。

要是一個人吸引我,他無論選擇什麼方式表達自己,對我來說都很可愛。

你知道的比你認為知道的多,但比你想知道的少。

人想恢復青春,只消重演過去幹的蠢事就夠了。

哪怕是再平常的事,只要你把它隱藏起來,就顯得饒有趣味。

天堂和地獄都在我們每個人自己身上。

才貌出眾的人多半在劫難逃。

美是一種天賦,實際上,美超過了天賦,因為它不需要解釋。

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議論更糟糕了,那就是沒有人議論你。

只有膚淺的人才不以貌取人,世界的秘密在於表象,而非內裡。

忠貞不貳的人只知道愛的小零小碎,而見異思遷者才懂得愛的大悲大痛。

我同相貌美的人交朋友,同名聲好的人相識,同頭腦靈的人做對頭。

強烈的情緒要麼碰得鼻青眼腫,要麼立即收斂;要麼置人於死地,要麼自己滅亡。小悲小愛繼續生存,大悲大愛則毀滅於自己的充盈。

在這個時代裡,那些非必需品反而成了我們的必需品。

感情的長處在於會使我們迷失方向,而科學的長處就在於它是不動感情的。

一個人戀愛的時候總是以自欺欺人開始,而以欺騙別人告終。

女人再嫁是因為討厭自己的前夫。男人再娶則是因為他鍾愛自己的前妻。女人是試試自己的運氣,而男人卻是拿運氣來冒險。

男人結婚是因為疲憊,女人結婚是因為好奇,結果雙方都大失所望。

結婚的唯一美妙之處,就是雙方都絕對需要靠撒謊過日子。

如今,結了婚的人都過著光棍的生活,而光棍們過著的卻是成家人的日子。

即使是最壞的習慣,一旦失去了,人總是要遺憾的。也許最令人感到遺憾的就是這些壞習慣,因為它們是個性的重要組成部分。

其實,每一種樂趣和快感可能都含有幸災樂禍的成分,幾乎沒有例外。

生活就是你的藝術,你把自己譜成樂曲,你的光陰就是十四行詩。

你誰都喜歡,也就是說,你對誰都冷漠。

要是我挺喜歡什麼人,我絕不會把他們的名字告訴別人,要不,這就好像遺棄了他們的一部分。

真實生活是無序的,但想像卻有某種嚴密的邏輯。正是想像使悔恨尾隨著罪惡,也正是想像使每一罪惡生出奇形怪狀的後代。

同一切好名聲一樣,你一有出色表現就會招來敵人。要受人歡迎就得平庸。

在激烈的生存競爭中,我們需要有些耐久的東西,所以我們盡把把各種垃圾和事實往腦袋裡裝,妄想保住自己的一席地位。現代的理想人物就是無所不曉的人。而無所不曉的人的頭腦是很可怕的。它像一家古董鋪子,裡面全是古裡古怪的玩意兒,到處是灰塵,每一件東西的標價都大大超過它本身的價值。

《自深深處》

為了自己,我必須饒恕你。一個人,不能永遠在胸中養著一條毒蛇;不能夜夜起身,在靈魂的園子裡栽種荊棘。

一個人不哭的那一天也就是他的心變硬的那一天,而不是他的心充滿歡樂的那一天。

在歡樂和歡笑的後面,或許還有粗暴、生硬和無感覺的東西,但在悲哀之後始終是只有悲哀。痛苦與歡樂不同,它不戴面具。

你一旦為自己找到一個錯誤的藉口,你不久就會再為自己找到一百個藉口。

如果我寫不出美麗的書,至少我可以讀到美麗的書,還有什麼能比這更使我快樂?

說出真理是一件痛苦的事,但被迫說謊更痛苦。

嘲笑一個處於痛苦中的靈魂是一件可怕的事,嘲笑者的生活是不美的。

失敗會形成習慣。

真正的傻瓜,如上帝所嘲弄、毀滅的那些人,是不瞭解自己的人。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就做了一個這樣的傻瓜,你做這種傻瓜的時間比我還長。不要再做這樣的傻瓜了。不要害怕,最大的罪惡是淺薄。一切被認識到的東西都是對的。

愛,是這個世界上的聰明人一直在尋找的那個失去的秘密,只有通過愛,人才能接近麻風病患者的心和上帝的腳。

愛是用想像力滋養的,這使我們比自己知道的更聰慧,比自我感覺的更良好,比本來的為人更高尚;這使我們能將生活看作一個整體;只要這樣、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以現實也以理想的關係看待理解他人。惟有精美的、精美於思的,才能供養愛。但不管什麼都供養得了恨。

雖說提出要做一個更好的人是句不科學的空話,成為一個更深刻的人,則是受過苦的那些人的特權。我想我是變深刻了。

《夜鶯與玫瑰》

人都會說好話,討人家的歡喜,但作為真正的朋友,反而說的都是難聽的。朋友絕不會顧忌你的感受而天天拍馬逢迎,如果他是真正的好朋友,必定直言不諱,因為他知道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你好。

幸福取決於一些多麼微不足道的東西啊!我讀了所有智者寫的書,掌握了所有哲學的秘密,可就是因為缺一朵紅玫瑰,生活就變得痛苦不堪。

能為一朵玫瑰尋死覓活的人必然也能冷淡地將玫瑰拋棄。

瞭解朋友,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如果你想告訴人們真相,請讓他們開懷大笑,否則他們會報復你。

《王爾德獄中記》

你的錯誤不是你對生活所知甚少,而是你知道得太多了。你已把童年時期的曙光中所擁有的那種精美的花朵,純潔的光,天真的希望的快樂遠遠地拋在後面了。你已迅捷地奔跑著經過了浪漫進入了現實。你開始著迷於陰溝及裡面生長的東西。

生活並不複雜,複雜的是我們人自己。生活是單純的,單純的才是正確的。

《溫德米爾夫人的扇子》

人生有兩種悲劇,第一種是想得到的得不到,另一種是想得到的得到了。

《理想丈夫》

如果男人娶了自己配得上的女人,那麼日子將過得一塌糊塗。

當一個人上門拜訪另一個人的時候,其目的是為了浪費別人的時間,而不是浪費自己的時間。

女人面對恭維的時候,絕對不會卸下防衛的。可是面對恭維的好話,男人永遠會丟盔卸甲。這就是兩性之間的區別了。

女人的生活就是圍繞著各種感情打圈。

女人看事情,都有很奇妙的直覺。除了明擺著的事情外,她們能挖掘出其它任何事情來。

聽別人說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如果認真傾聽,人就有可能被說服;可是如果一個男人允許自己在辯論中被對方說服,那麼就表明他是一個完全不可理喻的人。

我們都是凡夫俗子,女人男人都一樣;可是,當我們男人愛上女人的時候,我們明知道她們有弱點、她們會愚蠢、她們不完美,可是我們依然愛她們,甚至有可能,因為這些缺陷,我們更愛她們了。

為什麼做父母的永遠會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呢?我猜,這可能是大自然中某種巨大的漏洞吧!

活著不為尋歡作樂,還有別的目標嗎?在這個世界上,隨著時間的流逝,幸福是容易衰老的。

做父親就不應該被家人看見,說話也不應該被聽到。這才會給家庭生活打下良好的基礎。母親就不一樣了。母親令人親近。

沒有愛情的婚姻很恐怖。可是,還有一種姻緣比完全無愛的婚姻更糟糕。就是在婚姻中有愛情,但只是單方面的愛情;有忠貞,但只是單方面的忠貞;有奉獻,但只是單方面的奉獻,因此,在這樣的結合中,兩人中的某一人肯定會徹底心碎。

如果以結果論英雄,那些沒有得到機會的人,才是幸運的人。

生活已經教會了我一點,就是如果一個人曾經不誠實,做過鮮廉寡恥的事情,那麼有可能還會犯第二次;人人都應該離這樣的人遠一些。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