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家庭易出「學霸」?家庭是否完整並不重要

2019年05月13日     6,816     檢舉

以下是與考試分數高度相關的8個因素:

父母學歷高

父母擁有較高的社會經濟地位

母親在生育第一胎時的年齡為30歲或30歲以上

出生體重低

父母在家講英語

是被收養兒童

父母參加家長教師聯誼會

家中藏書多

以下是無關的8個因素:

家庭完整

父母最近搬入了條件較好的住宅區

母親在孩子出生後至上幼稚園之前不工作

參加過啟智計畫

定期隨父母去博物館

經常被打

經常看電視

幾乎每天都聽父母讀書

接下來我們依次成對分析:

有關:父母學歷高

無關:家庭完整

擁有高學歷父母的兒童通常在學校成績優異,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教育水平高的家庭往往很看重教育,或許更為重要的一點是,智商較高的父母往往教育水平也較高,而智商具有高度遺傳性。

但兒童的家庭是否完整似乎並無影響,前文引用的研究表明,家庭結構對兒童性格並無影響。同理,家庭結構對兒童的學業水平似乎也毫無影響,至少在低年級階段確實如此。這並不是說好好的家庭應該說散就散,而是說美國約2000萬名單親家庭兒童應該感到些許慰藉。

有關:父母擁有較高的社會經濟地位

無關:父母最近搬入了條件較好的住宅區

社會經濟地位高與考試分數高高度相關,這似乎合情合理。總的來說,社會經濟地位是成功的重要表現,這說明此人智商較高且教育水平較高,所以事業有成的父母所養育的子女,獲得成功的機率也較高。

但搬入條件較好的住宅區對兒童的學校成績並無幫助,這可能是因為搬家本身存在負面作用,更有可能是因為,正如換了好鞋不會跳得更高,好房子也無法提高數學或閱讀成績。

有關:母親在生育第一胎時的年齡為30歲或30歲以上

無關:母親在孩子出生後至上幼稚園之前不工作

假如一名婦女30歲之後才要第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在學校成績好的機率會較高。這樣的母親往往是想接受高等教育或在事業上有所成就,她們很可能也比未成年媽媽更想要孩子。

但這並不是說,只要初為人母時年紀較大,就一定是更加稱職的母親,而是說這樣的母親為母子雙方創造了更加優越的條件。(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是未成年媽媽,即便等到30歲之後再要第二胎,也不具備這種條件。「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的數據表明,她們的第二胎並未優於第一胎。)

與此同時,母親在孩子上幼稚園之前都辭職在家,似乎毫無幫助。養育過度的父母或許會覺得二者毫無關聯這一點令人洩氣,如此一來,那些母子課程還有什麼意義?但數據表現出來的規律確實如此。

有關:出生體重低

無關:參加過啟智計畫

低體重兒往往在學校成績不佳。這或是因為早產對兒童的整體健康有害,或是因為出生體重低預示著父母極有可能會養育不當,畢竟懷孕期間抽菸、喝酒或虐待腹中胎兒的母親,不會因為孩子出生就幡然悔悟。因此,低體重兒成為貧困兒童的機率較高,因而參加啟智計畫的機率也較高。

啟智計畫,是聯邦政府推行的學前教育計畫,但「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的數據表明,啟智計畫對兒童未來的考試成績毫無幫助。儘管啟智計畫廣受好評(本書作者之一曾是特許學校的學生),我們也得承認,事實已經一次次地證明,該計畫從長期來看,收效甚微,以下是可能的原因之一:

一般而言,參加啟智計畫的兒童白天雖然不用和自己教育水平低、勞累過度的母親在一起,卻得和別的教育水平低、勞累過度的母親在一起。(還有一屋子同樣貧困的兒童。)

史蒂芬·列維特

實際上,啟智計畫的教師僅有不到30%有學士學位,且這個崗位收入微薄——啟智計畫的教師年收入約為21,000美元,而公立幼稚園教師的年收入則為40,000美元——又難以在短期內招到素質更高的教師。

有關:父母在家講英語

無關:定期隨父母去博物館

父母講英語的兒童在學校的成績要優於父母不講英語的兒童。這也不足為奇。在「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中,拉美裔學生的成績進一步佐證了這一相關關係,拉美裔學生的整體成績偏低,同時父母不講英語的比例也較高。(不過,他們往往能在高年級迎頭趕上。)

那麼反面例子又如何?假如父母不僅講英語,還會在週末帶孩子參觀博物館以拓展文化視野,結果會怎樣?抱歉。填鴨式的文化教育或許是養育過度的一個基本信條,但「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的數據表明,參觀博物館與考試成績並不相關。

有關:是被收養兒童

無關:經常被打

被收養與學校考試成績高度負相關。為什麼?研究表明,親生父母的智商對兒童的學業水平造成的影響遠高於養父母的智商,而將自己孩子交予他人收養的母親智商往往明顯低於收養者。

被收養兒童成績平平的另一個原因聽起來或許令人反感,它與主張人性自私的基本經濟學理論有關:想棄養孩子的母親可能不會像想要孩子的母親一樣認真做產前保健。(區別類似—以下推論可能更加令人反感—你如何對待自家車與租來的過週末的車。)

不過,雖然被收養兒童往往考試成績不佳,經常被打的兒童則不然。這或許有些出人意料,不是因為打孩子本身難免會造成傷害,而是因為傳統觀念認為,打孩子是不文明的做法。我們可能會因此認為打孩子的父母在其他方面也不文明,或許事實並非如此,打孩子或許另有內情。

請記住,「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這一調查包含對兒童父母的直接採訪,因此父母要同政府調查人員促膝而談,當面承認自己打孩子。這表明,坦白這種行徑的父母要麼是不文明,要麼本性誠實。或許誠實作為正確育兒方式的一部分,影響要大於打孩子這種不當的育兒方式。

有關:父母參加家長教師聯誼會

無關:經常看電視

父母如果參加家長教師聯誼會,孩子往往能在學校取得好成績,這很可能表明,與教育行業息息相關的父母才會參加家長教師聯誼會,但參加聯誼會本身並不會提高孩子的成績。

與此同時,「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的數據表明,兒童的考試成績與看電視的時間並不相關。這雖與傳統觀念相悖,但看電視顯然不會讓兒童的大腦變成一團糨糊。(芬蘭的教育系統名列全球最佳,多數芬蘭兒童7歲才開始上學,但在上學之前,就已經通過看配有芬蘭語字幕的美國電視節目自學了識字。)

不過,在家裡用電腦也不會讓孩子成為愛因斯坦:「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的數據表明,使用電腦與學校考試成績並不相關。

有關:家中藏書多

無關:幾乎每天都聽父母讀書

家中藏書多的兒童確實在學校考試中能取得好成績,但經常給孩子讀書卻對童年早期的考試成績並無影響。這似乎有些蹊蹺,讓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父母的作用究竟有多大,以及體現在什麼方面?

首先,看存在正相關關係的因素:家中藏書多,考試成績更好。多數人看到這對相關因素,會以此推斷出其中存在顯而易見的因果關係。

舉個例子,男孩艾賽亞家裡有很多藏書,他在學校的閱讀考試中取得了優異的成績,這一定是因為他的父母經常讀書給他聽。艾賽亞的朋友埃米莉家裡也有很多藏書,但她幾乎連碰都沒碰過這些書,她更喜歡打扮她的布拉茨娃娃或看動畫片,但她的考試分數與艾賽亞不相上下。相反的,艾賽亞和埃米莉的朋友裡基家裡一本書都沒有,但裡基每天都跟媽媽一起去圖書館,可他在學校的考試成績卻不及埃米莉或艾賽亞。

這如何理解?如果讀書對童年早期的考試成績並無影響,那是否僅僅家中有藏書就可以讓兒童變聰明?書籍是否對兒童的大腦有某種潛移默化的神奇影響?要真這樣,可能會有人打算裝上一卡車的書,給所有育有學齡前兒童的家庭發書。

實際上,這正是伊利諾伊州州長的計畫。2004年初,羅德·布拉戈耶維奇州長宣布該州計畫每月寄一本書給每名已出生,但未到上幼稚園年齡的兒童。該計畫每年將耗資2,600萬美元,因為布拉戈耶維奇認為,伊利諾伊州有40%的三年級學生閱讀水平不達標,此舉是至關重要的干預措施。

「一旦你有了(書),書籍為你所有,」他說,「變成你生活的一部分,這些都會讓你意識到,書籍應該成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

因此,所有出生在伊利諾伊州的兒童到入學之時,家裡都會有約60本藏書。這是否意味著他們的閱讀成績會有所提高?

想必不會。(不過我們或許永遠無法證實這點。最後,伊利諾伊州的立法機關駁回了圖書計畫。)畢竟,「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的數據無法說明家中藏書導致了考試高分,只能說明二者存在相關關係。

如何解讀這種相關關係?以下為可能的理論之一:會買大量童書的父母多數本身便聰明睿智、學歷很高。(而且他們將自己的智慧和工作理念傳授給了自己的孩子。)抑或他們本身便很注重教育,也關懷子女的總體發展。(他們創造了鼓勵學習、學有所獲的環境。)這樣的父母或許—和伊利諾伊州州長一樣篤定不移地—認為所有童書都是開發兒童智力的不二法寶。但他們很可能錯了,實際上,書籍並非智力提高的原因,而是智力出眾的表現。

那麼,這一切又如何解釋育兒之道的總體效果呢?再來看一下「童年早期的縱向研究」中與學校考試成績相關的8個因素以及無關的8個因素。

籠統地講,前8個因素是對父母特點的描述,後8個因素是對父母行為的描述。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