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歲楊千嬅一夜老10歲,忘掉陳奕迅、鄭中基:錯過了,但我沒有遺憾!

2019年04月10日     233,214     檢舉

【白櫻導讀】

女人一生中難免會遇上幾個錯的人,能第一次就白頭是幸運,不能也是正常。

當分手後,我們該如何看待前任呢?

一起來看看楊千嬅的故事:

很多人愛上楊千嬅,是因為電影裡的余春嬌。

在楊千嬅身上,每個女孩都能輕而易舉找到自己的影子。

我們聽她唱歌,聽她唱我們在愛情中的敏感、膽怯和悲傷;

我們學她染一頭紫髮,試圖學習她對待愛情的勇敢與執著。

可楊千嬅終究不是余春嬌,45歲的她將一頭標誌性的紫髮染白,直面「年老」的自己。

歲月一晃好多年,19年前唱著《少女的祈禱》,祈求天父讓她在愛情路上沒任何阻礙;

可她這一路跌跌撞撞,還是吃了好多苦。

如今45歲的她,也確實變了很多。

那個曾為愛吃盡了苦頭的女孩,終於在歲月跌宕中找到了那個肯陪她白頭的歸宿。

青春彷彿因「我愛你」開始

但卻令我看破愛這個字

《你的背包》有句這樣的歌詞:

「一九九五年,我們在機場的車站,你借我而我不想歸還。」

很多人把這首歌定義為「愛而不得」,為楊千嬅與陳奕迅的未曾開花的「愛情」而遺憾。

誰也看不清背後的故事,但1995年卻真的改變他們一生的命運。

因為一場歌唱比賽,楊千嬅與陳奕迅成為同門師兄妹。

他們像約定好要考同一所大學的好友,一起努力打拚,一起暢想未來,一起攜手並進。

少男少女的心事,隔著一層窗戶紙欲說還休,誰也沒有主動戳破。

陳奕迅曾公開說過:

「男人不在眾人面前流眼淚,要哭也要回家關好門才哭。」

可是他卻數度在鏡頭前流下眼淚。

而這些眼淚,都是為了他的楊小姐。

可惜再多心心相惜的眼淚,也無法抵消緣分裡的陰差陽錯。

在公司的安排下,楊千嬅去往國外學習音樂,而陳奕迅也在別人的撮合下牽手徐濠縈。

也許是應了那句「但凡未得到,總是最登對」,同大多數青春期無疾而終的暗戀一樣,那份未曾說出口的心事,最終也只能止於唇齒掩於歲月了。

時隔多年後,陳奕迅在訪談中被問及究竟有沒有跟楊千嬅在一起過。

他尷尬地笑了笑,意有所指:水瓶座跟獅子座不太合得來。

後來,楊千嬅在面對同樣的問題時,只說了一句「男人都沒有女人勇敢。」

他再也不會知道,跟獅子座合不來的那個水瓶座,曾「拿來長島冰茶換我半晚安睡」,哭到淚崩。

很久以後有人問,「在一起分開了」和「從未在一起」哪個更遺憾?

可對於楊千嬅來說,卻是「沒有遺憾,一切都剛剛好」。

有些愛過的人,終究沒有在一起過,甚至從沒有機會把愛說出口。

可那又怎樣呢,誰也無法抹去他們曾經的相知,和那些年一起經歷的什麼都沒有卻一起奮鬥的回憶。

多年以後,還能夠以「好朋友」的身份並肩,默契仍在,各自有各自的幸福,還有什麼遺憾可言?

最好的愛情

從不是浪子回頭

失戀的日子裡,我曾無數次翻出楊千嬅在紅磡演唱會中那首《假如讓我說下去》的現場反覆觀看。

舞台上的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卻倔強地不肯放下手中的話筒,哽咽地堅持唱著。

螢幕外的觀眾,也沒原由地跟著淚流不止。

我的天 你可不可以暫時讓我睡忘掉愛 尚有多少工作失眠亦有罪但如果 但如果怨下去或者傻得我 通宵找誰接下去離開 不應再打攪愛人對不對

後來有人問我為什麼那麼喜歡楊千嬅的歌,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就是那個明明淚流不止,臉上卻寫滿了不服輸的她。

「因為,我們都是倔強敏感又重感情的人。」

她的歌就像她的人一樣,擰巴卻也壯烈,像極了每一個在愛情裡誓死而歸的少女。

一如當年倔強地愛著鄭中基的她。

那是一段像極了爛俗童話「王子愛上灰姑娘」的愛情故事。

富三代當紅歌手苦追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還用她的生日創作歌曲《二月三日》直面告白:

「願望就在二月三日,你的生辰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皇后。」

年輕時的女孩,又有幾個能抵抗得住這樣的浪漫?

她以為她終於覓得良人,每日沉浸在戀愛的甜蜜中,眉梢眼角到處寫滿了幸福。

每每開小型音樂會,也定會邀請他做特別嘉賓,牽手甜蜜合唱。

可年輕的她並不懂,最好的愛情從來不是浪子回頭。

她愛他深入骨髓,可他依然玩心不改,四處曖昧緋聞不斷。

但「烈女」楊千嬅,怎麼可能為了愛情自怨自艾?

儘管在舞台上哭得不能自己,她還是對這個自己最深愛的男人說了再見,並倔強地再不回頭。

愛情可以沒有,但自尊一定要抓在自己手裡。

沒人知道她一個人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來療傷,也不知道她用了多久才從失戀中走出。

人們只知道,當記者問她是否會恨鄭中基時,她說:

「沒有,我還關心他,這段感情令我學會與人相處,這樣才會長大。」

分手後曾幾度傳聞鄭中基落淚求復合,可楊千嬅始終都沒有回頭。

而她,終於如歌中所唱的那樣,成了鄭中基「最牽掛的一個女子」。

明知愛這種男孩子,也許只能如此

但我會成為你最牽掛的一個女子

都說真正相愛過的人是無法做朋友的,因為再多看一眼還是想要擁有對方。

可楊千嬅卻選擇一笑泯恩仇,作為表演嘉賓助陣鄭中基的演唱會。

當媒體們紛紛打出「分手十八年後再度合體」的感嘆,站在舞台上的她卻狂笑不止大問鄭中基「你是有多大膽子請我來」。

站在她身邊的鄭中基倉皇侷促地像個犯了錯的小學生:

當唱歌總愛忘詞的楊千嬅站在台上一字不錯地唱著他的歌,鄭中基望向她的目光裡裝滿了深情。

這滿目深情裡承載的,或許是歉意,或許是悔恨,或許是遺憾。

就像史鐵生在《我與地壇》中寫的那樣:

「我什麼都沒有忘,但是有些事只適合收藏,不能說,也不能想,卻又不能放。」

也許他們都未曾真正放下這段情,但有些事註定只能深埋心底,就像放進盒中的寶石,你看不到它的耀眼光彩,但你知道它就在那裡。

既然兩人都有了各自的故事,往事一筆勾銷,何不好好告別?

我沒有溫柔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