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拒絕了「富可敵國」的杜拜王子,助丈夫成為男神,男人受盡女性歡迎,卻獨愛她一人!

2019年03月18日     15,721     檢舉

前不久,網球界的巔峰偶像費德勒拿下了職業生涯的第100個男單冠軍。

加上去年的男子網壇冠軍紀錄的第20個大滿貫,一夜之間網壇再次為他沸騰。

但凡在網球界提起費德勒,無人不說他是傳奇。

就好像喬丹之於籃球,貝利之於足球,費德勒出道至今21年,只是路人都可以列出幾百個喜歡他的理由,如外表紳士,球技優雅,對網球推廣的貢獻……甚至連愛情都美得像童話:

「他們讓我相信愛情。」

「如果美好的婚姻有樣板,那麼其中一定有這對夫妻。」

還記得某次採訪,費德勒因為年紀漸長,被問打算什麼時候退役,他說:我老婆什麼時候不想再跟著我到處奔波了,我就退役。

碰巧前幾天,在進行奪冠後的雜誌採訪時,也出現過這麼相似的一幕。記者問他:你覺得職業生涯中做出最好的決定是?

費德勒答:「我認為自己很幸運,能在那麼年輕的時候遇到了米爾卡。」

#今天寵妻狂魔·費德勒秀恩愛了嗎?#

秀了。(打卡完成)

很少見到像他這樣迷妹無數,事業巔峰,結婚那麼久的人還愛得那麼纏綿。

但也正因為此我們得以感受到這對愛人歷經風波後的情深。

一切源於19年前。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作為瑞士代表團成員,去參加2000年的雪梨奧運會比賽。

那時候費德勒18歲,留著一頭中長髮,自然卷,無論樣貌還是性格都像初生的小獅子,是個網壇排名剛進入世界前100的天才新星。

而米爾卡21歲,是個笑起來有酒窩的甜妹子,也是從9歲開始打球,15歲成為國家隊18歲梯隊的隊內冠軍,有著12年打球史的「老將」。

他們剛一碰面,費德勒就栽了米爾卡的笑容裡。

接著便自顧自地開始圍著米爾卡瘋狂打轉,不停地對她唱後街男孩的歌。

當時米爾卡根本沒意識到這個聒噪的小男生喜歡她,只是單純覺得,不停逗她笑的費德勒很有趣。

直到奧運會快結束,眼看著就要各奔東西,費德勒終於在親友的慫恿下鼓起勇氣親了米爾卡。

親完以後,大3歲的姐姐嫌他年紀小:「你太年輕了,就跟嬰兒一樣。」

可費德勒不認輸:「18歲半,不小了。」

初吻開始得糊塗,結束得不浪漫,不過費德勒總歸賭對了,米爾卡的確對他有好感。

於是一吻定情,見過雙方親友後,他們開始談起了甜甜的戀愛。

時不時約出來釣魚、游泳,當然最多的還是互相為對方的比賽加油打氣 。

只可惜,之後他倆沒能再並肩作戰,攜手衝刺獎牌。

因為2002年,米爾卡跟腱撕裂,因傷退役。

退下了賽場,深思熟慮後,米爾卡決定做費德勒背後的女人,隱身於曾經的戰友背後,為他料理生活,解他後顧之憂。

她想得很長遠也很正確,職業生涯開始得早,使她比費德勒有更多的閱歷。所以她兼職費德勒的助理能讓他更安心地比賽,在早期費德勒訓練沒有教練時,還能幫他租場地,當陪練。

而就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下,2003年,費德勒終於拿下了第一個大滿貫,之後一路乘風逐浪,成為刷榜的網球王子。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費德勒都是大眾心中的完美偶像。時尚女魔頭是他的頭號迷妹,大批演員給他表白,連網球後輩都對他又怕又敬又愛。

這其中米爾卡功不可沒。

她壓著他換造型,把獅子頭剪成清爽的短髮。

還把關飲食,督促健身,多多練球。為此連費德勒都無奈:別家的夫人想著伴侶多陪陪她,只有我家這位天天叫我訓練。

聽起來像不像「甜蜜的負擔」?可這都是發生在兩人過得最安靜的那幾年。

儘管跟媒體打過招呼,不要拍倆人的同框照,但隨著費德勒爆紅,嫉妒之火還是燒到了米爾卡身上。

當年退役的決定被黑粉咬住不放,說她「不求上進、攀高枝」。

好像大家都選擇性地忘記了,退役當年她的成績已經是世界排名76;

在遇到費德勒之前,米爾卡曾被一位杜拜王子瘋狂追求,平時法拉利代步,賽時私人飛機管接送,但當對方向她求婚:「我的豪車、我的宮殿、一年到頭的美酒和陽光,如果你嫁給我並且放棄網球,這些都是你的。」

她毅然為了打網球拒絕這些「榮華富貴」。

別說不比當時的費德勒差,她有的是資本驕傲。

還有人說米爾卡不夠漂亮,勸費德勒甩了她找個模特女朋友;攻擊她不鍛鍊身體,任由身材走形……

這些攻擊,米爾卡從未放在心上,每次費德勒比賽或出席活動前,依然會把他打扮得儒雅帥氣才讓他出門。

可費德勒在乎。心肝被說了不回應不是男人。

於是05年的溫網,他當眾示愛:「她是我最愛的人。總有一天,我會在這片草地上向她求婚。」

06年拿下大師杯冠軍,全場1萬多名觀眾看著他對著米爾卡表白:「可能大家覺得我是最棒的,但我認為是米爾卡成就了最好的我。感謝她這一年對我的幫助,我愛她。」

場上的費天王有多殺伐果斷,那麼場下情話王就有多黏膩。

「米爾卡是為我變胖的。作為我的經紀人,她非常忙碌,根本沒有時間去健身房鍛鍊。而且她也樂意為我試驗新的奶酪做法,我非常喜歡她做的瑞士奶酪和法國薯條。我不能想像我的生活中沒有她會怎樣,她是上帝賜予我的專屬天使。」

因為是天使,所以陪逛街也要看緊,還要偷親做標記。

為了遠離喧囂,他們把愛巢安在了無人打擾的巴塞爾,安靜地過著小日子。

那時他們還不約而同地培養了默契——從不往家裡帶雜誌和報紙。

因為他不喜歡別人議論米爾卡,而她是不想費德勒被八卦緋聞影響比賽情緒。

終於,在2009年「費德勒時代」的巔峰期,他一手包辦,給了米爾卡一個溫馨而有情調的婚禮。

而婚後,毫不意外,一如既往的恩愛,甚至連表達上都更公開。

米爾卡第一胎雙胞胎臨近預產期的那段日子,費德勒練習時都把手機塞進襪子裡,貼在腿邊,就怕錯過臨盆的消息。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