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 Wang:我不是那種可以湊合著過一生的女人

2019年03月11日     60,099     檢舉

Vera Wang的品牌傳奇,始於王薇薇的婚禮。

那是1989年。

婚禮上,一眾時尚達人對她身著的婚紗讚不絕口。

這婚紗,是她自己設計的。

之前,王薇薇覺得自己一定不會結婚。

之後,她在紐約麥迪遜大道開了一家名為Vera Wang的高端婚紗定製店。

從此,40歲的華裔富二代,正式開始創業。

【1】

按常理,出身紐約曼哈頓上東區華裔富商家庭的王薇薇,理應進入名牌大學,學法或學商。

因此,當她向父親王澄清提出想到巴黎學習時裝時,遭到了斷然否定。

王澄清畢業於燕京大學(今北京大學),後在麻省理工學院深造;在美創辦森美工業(US Summit Company),取得美國鋼鐵及通用汽車等大公司的遠東代理權,同時進軍石油、化工生意,是美國著名的華人企業家。

在他看來,學時裝,豈不是要去做裁縫。

但女兒總是心頭肉。後來王薇薇結婚時,他豪送女兒一套可以俯瞰紐約最繁華地段的、有22個房間的豪華公寓。

王澄清不忍在看到女兒追求第一夢想剛剛失敗後,再親手毀掉這第二夢想。

女兒的第一夢想,是進入美國國家隊,成為一名非凡的花樣滑冰運動員。

從8歲起,王薇薇就專業學習花樣滑冰,多次獲得青少年花式溜冰冠軍。

然而這個夢想卻在觸之可及時破滅了。

因在全美花樣滑冰總決賽中表現不佳,19歲的王薇薇被美國花樣滑冰隊拒之門外。

這無疑是她人生中的重大打擊。

面對女兒的沒有一蹶不振而是另尋出路,王澄清最終心軟,退了一步:

王薇薇進入紐約著名的文理學院Sarah Lawrence College學習,但可以不必讀法學或商科,而是修讀藝術史。

至於巴黎,她也成功圓夢,和母親到那裡居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王薇薇的母親吳赤芳,對衣著打扮和生活時尚非常著迷。

作為民國奉系僅次於張作霖、馮德麟的三號軍閥吳俊升之女,吳赤芳赴美讀書後定居紐約,曾在聯合國擔任翻譯。

「我母親是個難以置信的時裝瘋子,我與時裝一起長大。我太瞭解這個世界了,我確定要成為它的一分子。」後來,王薇薇在接受訪問時這樣說。

有時候,事業就是命中註定。

在麥迪遜大道Yves Saint Laurent專賣店裡打工時,王薇薇與《VOGUE》雜誌編輯佛蘭西斯·斯坦恩相遇。

「她讓我畢業後就給她打電話。我打了,便得到了一份《VOGUE》的工作。」

【2】

創刊於1892年的《VOGUE》,一直被譽為全球「時尚聖經」。

得益於母親的影響和自己對時裝時尚的興趣與敏感,王薇薇在《VOGUE》如魚得水。

短暫的實習結束後,1972年,23歲的她成為《VOGUE》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時裝編輯。

王薇薇在《VOGUE》一幹就是16年。

她還打算在此度過一生。

轉折發生在1988年。

當年《VOGUE》主編退位,已是資深主管級別的王薇薇,向這個位置發起了挑戰。

但她得到的結果是,繼落敗美國花樣滑冰隊整整20年後,再次被幸運之神放棄。

坐上她夢寐以求的主編寶座的,是後來被譽為「時裝界女魔頭」、與王薇薇同齡的安娜·溫圖爾(Anna Wintour)。

王薇薇自然不甘屈居溫圖爾之下。

她離開了《VOGUE》,到著名服裝品牌拉夫·勞倫(Ralph Lauren)擔任服裝設計總監。

後來,王薇薇將這段挫折視為走向成功的一部分:

「這令你更加現實地認識生活……失敗一次,就是一次學習的機會和經驗。」

加入Ralph Lauren不久,王薇薇與高爾夫球商亞瑟·貝克(Arthur Becker)結了婚。

因在市面上無法找到稱心如意的婚紗,她只好親自操刀設計。

不想,竟因此發現了定製婚紗的商機,開啟了嶄新的創業生涯。

【3】

Vera Wang婚紗定製店開業後,除婚紗外,還推出禮服定製等服務。

雖然王薇薇已在時尚界有豐富的經驗與人脈,但依然經歷了一段不短的試錯和探索期。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品牌受到肯定、並深入人心。

1992年,與滑冰界淵源深厚的王薇薇,終於等到了一個讓品牌躥紅的機會:

為美國花樣滑冰高手南茜·克里根設計參賽服。

穿著Vera Wang,有「冰上女王」之稱的南茜·克里根,獲得了冬奧會女子單滑銅牌。

嘗到明星效應的甜頭後,王薇薇開始更刻意地利用自己在時尚界的人脈資源,提升品牌影響。

1994年,她創立了以自己名字Vera Wang命名的品牌。

四年後,品牌終於迎來爆發。

1998年,好萊塢性感女星莎朗·斯通,穿著朋友王薇薇為其量身定製的淡紫色長裙,亮相奧斯卡頒獎典禮,驚豔全場。

在奧斯卡這個時尚巔峰殿堂,Vera Wang迅速躥紅。

這場被王薇薇稱為是「兩個新人」(一個演藝界新人、一個設計界新人)的合作,如今也成為時裝史上的一個經典案例。

一位熟悉王薇薇的美國華人企業家曾告訴華商韜略,與莎朗·斯通的那次合作,是王薇薇的一個重大轉折。那之後,Vera Wang開始成為炙手可熱的時尚品牌,被演藝明星與社會名流爭相擁躉。

Vera Wang逐漸成為避免「最差服裝獎」的最好選擇。

王薇薇的名流客戶名單也越來越長——

維多利亞·貝克漢、凱特·貝金賽爾、珍妮弗·洛佩茲、凱特·哈德森、戴維娜·麥克考爾、威爾遜·桑普拉斯……

第一次婚姻只維持了55個小時的小甜甜布蘭妮,當時結婚穿的也是Vera Wang,她還公開宣稱,「從來沒有穿過那麼漂亮的禮服」。

2006年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禮上,凱拉·奈特莉身著Vera Wang酒紅色單肩塔夫綢晚禮服,被媒體評價為:在典禮的所有女星中,或許只有米歇爾·威廉斯的那套橘黃色晚禮服能與奈特莉的「華服」一較高下。

而米歇爾·威廉斯的橘黃色晚禮服,同樣出自王薇薇之手。

同時在政要界,從甘乃迺家族、柯林頓嫁女兒,再到前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歐巴馬和現在的美國第一千金伊萬卡·川普,Vera Wang都幾乎是「御用」品牌。

因此有人說,王薇薇完全沒必要開作品發布會了,因為政要和明星們會排著隊幫她「代言」。

【4】

王薇薇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明星追捧效應。

而明星願意追捧,還在於她通過獨立思考,在品牌經營上展現出的虛實結合的非凡才情。

「虛」是她的品牌經營理念和手法。王薇薇似乎總有辦法讓Vera Wang引爆媒體,成為熱點與焦點。Vera Wang總有一種獨立精神:不追求時尚,而是想辦法把自己打造成時尚。

「實」是不斷為品牌注入新元素的同時,她始終保持對設計、品質及用料的極致化要求。「先是實用,然後好看,是我的宗旨。」

回到她創業的起點:婚紗。

從自己婚禮前翻遍紐約找不到滿意婚紗起,王薇薇就對「什麼是更好的婚紗」做了許多思考。

她發現美國婚紗界的一個大問題是:

一味繼承歐洲王室的華麗,卻忘記自己創新,以至於陳舊、繁複、累贅,讓新娘顯得笨重、臃腫和俗氣。

所以,當開出自己的店,她一出手就顛覆過去——

改以簡約、流暢的風格,主打現代化的尊貴與端莊,並以輕薄舒適的面料作為婚紗的一大特色。

20多年在時裝界的摸爬滾打,讓王薇薇對時裝擁有了彷若人工智慧機器人那般的大數據處理和運算能力,讓她總有能力因人、因時、因地制宜,恰到好處地進行設計。

她特別強調帶入應用場景去找設計靈感,從時裝被穿在身上的表現,去倒推最佳設計方案。

「我在設計的時候,總想著人們穿上它的樣子。我做一件婚紗,是要讓新娘能穿著它翩翩起舞。」

【5】

在時尚流行方面向來以歐美為瞻的大中華,Vera Wang生意未到,就早已名聲大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