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本事跟你「討厭」的人合作,才叫做「專業」!

2019年02月05日     2,044     檢舉

【白櫻導讀】

在職場上總會有你不喜歡的人,但若非要合作,難道你就不工作了嗎?那是不可能的。

但不僅於職場,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常因為討厭一個人,否定他的一切,但其實對方或許也並沒有那麼糟?

先來看看這篇文章,白櫻再在文末與妳進一步分享:

有個詞叫愛屋及烏,喜歡一個人,連帶他的一切都喜歡。而愛屋及烏的下一句是「不愛人者,及其胥余」,意思是不喜歡一個人,連他家的牆壁都厭惡。

你也有過這樣的情緒吧,因為討厭一個人,連同他的一切都否定。年少不成熟的時候,我們很多人都這樣,由著自己的情緒和喜好去判斷對錯;總要經歷了一些人和事之後,才逐漸學會客觀地看待人事,有舍有得地接納,那個討厭的人,也不是一無是處。

我常常覺得,相比喜歡,討厭、憎恨一類的情緒更有力量,在它的影響下,輕易地暴露出我們閱歷不足的短板,激發我們不理智地去處理問題。

這樣不好。

成長以後,我們會發現,問題總有解決的辦法,但情緒上來了卻難以自控,所以遇到問題,先處理情緒,再解決問題。

討厭是一種情緒,也可以是一種動力,就看你怎麼選擇了。

小風換了新工作。做的不是以前熟悉的行業,算是跨行了,從助理做起。

小風的行事風格是:只要是自己喜歡的事,他什麼苦都能吃。每天精神百倍,熱情洋溢地投入到工作中;勤奮好學,有什麼不懂的逮誰都問,問完後還認真地做筆記……

同事們都很喜歡他,除了他的直屬主管。

當然,小風也不喜歡他的主管。

「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倆氣場不合,他總是有意無意地打壓我。」小風鬱悶地說,「他是一個特別狂妄的人,根本瞧不起我這樣的新人……」

小風提到他的主管就氣不打一處來:「我不懂的地方去問他,他從來不會告訴我原因,只說『按我說的去做就行,哪有那麼多為什麼?』最讓我生氣的是,之前我想了一個特別好的創意,他當著我的面否定了,說我異想天開。轉身他就把那個創意告訴了大BOSS,說是自己想到的創意,然後得到老闆的大力支持……」

「你沒跟boss說那是你的創意嗎?」我吃驚地問。

「誰會信我呢,我一個菜鳥新人。何況,我雖然不喜歡我的主管,但必須承認,他確實能力很強,有敏銳的洞察力,和超強的執行力。大BOSS也很欣賞他。」小風喃喃地說:「換做以前,呆得這麼憋屈,我肯定忍不了要走人;可這回我還不想走,還想在他手下多學點東西。」

這是我佩服小風的地方,就事論事。

是的,你討厭的那個人,他可能人品不好、脾氣很臭、性格乖張、狂妄自大……臭毛病集於一身,但他有一個優點,能力比你強,那他就有值得你學習的地方。

真正的成熟,是不意氣用事,向你討厭的人學習,不帶一絲偏見地學習他的優點和長處。你討厭一個人,並不代表他就是一個很差勁的人。面對你討厭的人,不要負面情緒地衝動對抗,也不要消極地「惹不起還躲不起」的逃避心理,更不要阿諛奉承說違心的話,你可以:學習他,超越他,然後把他遠遠地甩在後面。

一個事事不如你的人,你不會浪費時間和情緒去討厭他,所以,那個你討厭的人,身上一定有你值得學習的地方,抓住這個磨練的機會,將是一次成長的契機。

有時候,我們討厭一個人,是害怕自己成為那樣的人。

多多有個奇葩的室友,性格乖戾,個性很要強,事事都要她來主導,自我感覺良好,很多時候事情沒做好,分明是她自己的問題,但她從來不會承認是自己沒做好,她只認定是別人的錯。

多多則相反,個性沉穩,做事情必須三思而行,一旦決定去做就盡自己全部努力去做,倘若事情的結果不如預期,她會很自責,認定是自己做得還不夠好。這樣說來,多多其實有一些自卑,她從來不敢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她的觀念是「事情沒做好就一定是我的錯,因為我太差勁了。」

多多就很不喜歡她的室友,覺得她太過自大,推卸責任,從來不檢討自己。她不想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有天她們聊到一個話題「受歡迎的人是什麼樣的」。多多很沒底氣,說「我是個什麼都不會的人,肯定沒什麼人喜歡我。」

而室友的一番話,顛覆了她的三觀「我這樣的就很受歡迎吧?有主見,性格直爽,說話直接,不拐彎抹角,分析問題客觀實在……」多多完全沒想到,室友自己居然這樣解讀自己,她忍不住問:「如果有人討厭你呢?」

「那我更要活得自我,有句話不是說麼『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幹不掉我的樣子』」說完她爽朗地大笑起來。

多多說,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內心的強大」,也是第一次,她覺得自己應該像討厭的室友學習:自大一點又怎樣呢?未必是壞事,換個角度想,自大其實就是自信啊;很多時候自己的自卑,就是過多地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承擔不必要的愧疚……像室友那樣,活得自在輕鬆一點,而不是像自己那樣,小心翼翼,畏畏縮縮。

你討厭那個人身上的品質,你怕自己成為那樣的人,但凡事都有兩面性,別人的缺點很可能是你所沒有的優點。

還有一種討厭,追根究底其實是嫉妒。

藍藍單位新來了一個女同事,用藍藍的話來說,就是胸大無腦的花瓶。

「她什麼都不會做,蠢得要死,只會對著男同事撒嬌發嗲,然後就有人幫她做事了。報表出了什麼差錯,她總是裝可憐博同情,然後再承諾一定會改,主管居然也就不責怪她了……」

「她都有男朋友了,為什麼還總對別的男生撒嬌發嗲啊,她有毛病吧。」

「身上的香水味也太沖了,高跟鞋的跟高的類,總覺得她走路會摔跟頭。」

看得出來,藍藍是真的很不喜歡這個女同事。同時,也看得出來,藍藍很關注這位女同事。

直到有一次藍藍所在的小組拿下了一個大項目,要參加甲方的一個晚宴,藍藍犯了難,她從來沒有參加過這樣的宴會,不知道自己要穿什麼衣服,她也根本不會化妝,要知道除了正裝,她從來只穿休閒的運動服。

最後是她討厭的那個女同事,帶她去商場給她選了合身的晚禮服,在洗手間給她化了精緻的妝,還快速地教會了她一些酒宴禮儀……

藍藍說,忽然那一刻她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討厭她,那大概就是出於同性競爭的一種嫉妒。同事長的漂亮,懂得穿衣打扮,有愛她的男友,情商智商很高,很善於人際交往……而這一切都是自己不具備的。所以,我們討厭一個人,有時不過是藉著討厭的情緒來否定對方的優秀,因為內心裡我們不想承認:自己不如他。

心理學家曾奇峰說過一句話: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與這個世界無關,而與你願意把它製造成什麼樣子有關。

你討厭的那個人,未必真的很討厭,但這種厭惡的情緒卻影響你對一個人的判斷,也影響你的為人處世,乃至決定你的眼界和高度。

當你能夠客觀地看待你不喜歡的人,甚至向他學習,說明你已經學會了管理負面情緒,這是成熟的標誌。

當你能夠越發舒展自如地接納這個世界的不完美,於自己而言,你也能活得越發舒展自如,不擰巴,不糾結,不計較。接納他人,也是另一種接納自己。

【白櫻結語】

所謂討厭的人,可能只是他一個行為、一句話惹惱了你,但並不代表這個人就是一個爛人。

當然也是有明顯故意傷害妳的人,那種人就不用說了,趕快甩開就對了。

我們在結語就不針對職場多作討論,職場上是完全無法避開的,為了賺錢,本來就必須忍耐,我們來聊聊生活。

昨天是除夕,閨蜜本跟我抱怨不想去吃親戚家的年夜飯,去完婆家的就好。

因為親戚家有一位堂姊說話不得體,常讓她覺得不悅,她不想去受氣,而且本無必要去。

但爸爸表明希望她去,所以她覺得很為難,白櫻便建議她不然去吃一點東西就走,不待久,或趁機練習與討厭的人相處。

早上看到她的留言,她說對於「討厭人」這件事,有了新的想法。

本來她心裡討厭著那個堂姊,但一去堂姊就熱情招待她,給吃給喝的。

她跟堂姊聊天,堂姊也盡量分享自己的生活,她慢慢發現,雖然她說話有時太直,但那是她的直率,比虛偽好多了。

而她今年也比往年好相處,可能是生活比較順利,所以態度也變好了。

今年處起來還滿愉快的,她前幾日還跟父親抱怨不想與堂姊見面,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好意思。

也慶幸最後有去,感受了一回過年的熱鬧氣氛,而且閨蜜仔細觀察堂姊後,發現她對人人說話都是這樣直。

並非是針對閨蜜,今年閨蜜也有了改變,白櫻平常寫了文章,都會分享給她看,她也跟著我們一起有了變化。

今年堂姊若說了令她不悅的話,她也會直接反應,比如說閨蜜變胖了,大家聊到高血壓的話題,堂姊就很驚訝說妳這樣還會貧血喔!

閨蜜就馬上笑著說:「真沒禮貌!」

讓對方知道她並不喜歡這樣說,若是以前,她就會微笑忍耐。

況且這樣說話確實沒禮貌,也沒罵錯她,但帶著笑講,就都好一點。

閨蜜開始回想去年會不會堂姊也是好多於壞,只是壞的印象太深刻,所以才會那麼討厭她。

很多時候,不要急著討厭一個人,若發現是誤會,不就太可惜了嗎?

閨蜜會較能接受堂姊,也與她的想法改變有關。

以前她很在意人家對她是否禮貌,只喜歡態度親和有禮的人,結果卻屢遭欺騙,那些禮貌的背後其實就是虛偽。

當然還是有人品很好,真誠又有禮的人,只是她遇到不少只想利用她的人。

所以後來想想,那些說話不好聽的人,反而是比較真實的。

若不是太嚴重,就多包容他們吧!總比表面誇妳,心裡罵妳的人好。

這就是一種成長,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待身邊的人事物,避免重覆犯一樣的錯。

妳的身邊也有討厭鬼嗎?妳是如何跟他們相處的呢?留言跟沐心聊聊吧!

感謝您的閱讀,我是白櫻,致力於女性文章創作,帶給女人自覺與力量,我們可以活得比妳想像得更好!

臉書搜尋「跟白櫻一起讀好文」,或按讚下方粉絲頁,與我們一起成長!

歡迎轉本連結分享,無須詢問

敬告他站編輯:本篇文章中白櫻的原創文字可以轉載,但請務必註明來自「跟白櫻一起讀好文」粉絲頁

-作者-安喬,專欄作者,腦洞大開講愛情,不正經說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