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甜言蜜語,婚後大男子主義,魯迅的妻子,終究是錯付了一生

2019年01月30日     6,089     檢舉

婚前風花雪月,婚後一地雞毛。許多沒有做好準備便進入婚姻的人,第一個感受便是如此。當守寡式婚姻普遍存在,越來越多優秀的女性不願意走入婚姻,不願意生兒育女,當女子一個人能夠獨立過得越來越好,躲在「女尊男卑」背後的男人們便越來越難得到一個妻子。

婚姻,若總是一人受益,一人付出,便難以長久。但民國時期,這樣的婚姻特別普遍,甚至於連英雄人物魯迅先生,也難以逃脫這樣的宿命。

一、我主動,我願意

魯迅有過一門包辦婚姻,但眾所周知的,卻是他和許廣平的愛情往事。但很少有人知道,這段感情之所以存在,源於許廣平孜孜不倦的追求和付出。

許廣平第一次遇見魯迅,是她還是女大學生之際。少女懷夢,總喜歡將自己所愛放到神聖而至高的位置。她愛上了自己的老師魯迅,愛上了那個身穿補丁黑裳卻光芒萬丈的男人。所以每次魯迅上課,她便高高舉起手,暢所欲言,提問思考,只為讓他對她印象深刻。

在魯迅眼中,這個女學生活潑開朗,思維敏捷,卻不曾想過,自己竟成了她心中的英雄。許廣平成績優秀,還是學生會的總幹事,或者說,她之所以這樣積極參加活動,還在於想要讓自己配得上自己心中的英雄。

後來,校長楊蔭榆將學校整得一團亂麻,許廣平躲進魯迅家中為他抄寫書稿,兩人感情突飛猛進。可哪怕許廣平再主動,魯迅總是後退,他說自己「不配」。可許廣平不在乎,她不願意離開他,哪怕只是為他燒水做飯,她也心甘情願,甚至於,她願意跟他搬出去。

「搬出去」,可不是如今這樣簡單的要求。在禮教森嚴的民國,在納妾合法的民國,許廣平甚至願意讓自己成為「妾室」,只願和魯迅在一起。這樣的退讓,這樣的付出,早已註定了她一生的地位和結局。

那時,主動的是許廣平,付出的是許廣平,大膽的是許廣平,激進的也是許廣平。彷彿被這樣大膽絢爛的女子所感動,魯迅終於接受了她,兩人在上海同居。

二、為你,我甘願付出

1927年,許廣平和魯迅正式在一起,1936年,魯迅病逝。整整十年時光,許廣平不僅為魯迅生下了兒子,更無微不至照顧著他的生活。而魯迅,則在許廣平的照顧下,達到了創作的巔峰時期。

可誰又能知道,許廣平的才華並不下於任何人,可她卻甘願洗手做羹湯,只為心目中的英雄。魯迅愛吃北方菜,卻嫌棄十五塊一個月的廚子太貴,許廣平便親自下廚,學習北方菜,忘卻了自己本來的口味。可當時的魯迅,每個月200塊的薪水其實足夠讓她享福。

那時的許廣平,幾乎將自己全然遺忘,而將全身心奉獻給一個名叫魯迅的男人。他愛吃魚,她便將沒刺的那部分全部留給他;他愛吃菜葉子不愛吃根莖,她便將所有根莖仔細去除。可和魯迅在一起的日子裡,她幾乎沒有買過新衣,所有的衣服都是好幾年前的,破了舊了也沒有換過。

或許,不是許廣平太偉大,只是她害怕魯迅不高興。不請廚子是他嫌工費太貴,不買新衣是他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有的一切,都以魯迅的喜好為重,許廣平甘之如飴,可旁人看去,卻總為她不值。

三、愛與不愛,不必在意

魯迅和蕭紅關係好,那段時期,蕭紅總來做客,常常坐到午夜十二點。天晚不安全,魯迅讓許廣平送她出門,送她上小汽車,甚至於連車費都是許廣平墊付。

蕭紅偶爾也在魯迅家下廚,可廚藝並不好,魯迅卻會買賬地多吃幾個。許廣平曾為蕭紅搭配一條紅綢帶,魯迅卻認為她將蕭紅扮丑,當面斥責。

或許,魯迅不是不懂得憐惜女性,只是他憐惜的,不是許廣平。當得到得太容易,便不再珍惜,或許人的劣根性便在於此。可生活裡總會有不如意,選擇了便一條路走到底,許廣平的智慧便在於,對於一切都不深思,或者,在這樣的歲月裡她早已失去了女子嬌憨的權利。

魯迅彌留之際,曾讓許廣平忘記自己,好好生活。可終究,她做不到。她一輩子都在為魯迅付出,在他死後,她便承擔起朱安和他母親的衣食住行。1946年,魯迅去世十週年,許廣平卻寫了一篇《十週年祭》,言辭懇切,處處真情。她和他相伴不過十載,可卻畢生難忘。

他是她的信仰,是她甘願放棄自己的才華,自己的世界,而去維護和成全的對象。哪怕有委屈,哪怕有風雨,只要她還愛著他,她便只有兩個字——不悔。可對於旁人而言,終究感慨,許廣平之於魯迅,還是錯付了,她本該擁有更加絢爛的人生。

文章來源: 靈楓歷史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