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悄悄毀掉夫妻關係的稱呼:老公、孩子他爸

2019年01月30日     43,657     檢舉

【白櫻導讀】

不是不能叫老公,而是有更能提昇夫妻關係的稱呼。

一起來看看文章怎麼說:

最近閨蜜們都在追《知否》,林小娘下線前,居然有一堆婚內空虛的女人都給老公改了愛稱,從老伴、老頭、孩子他爹換成了某朗、主公和某叔,大家鬧成一團。

不由得,我就想到了幾對來訪者的困境。

那些開玩笑式稱呼對方的伴侶

張潔來做婚姻諮詢,導火索就是因為老公阿偉面對親友團時,經常裝成半開玩笑地樣子說這些話:

我家張總發話了,這周她要出差,我不可以丟下孩子不管!所以,不要叫我出去喝酒了。 不要這樣說,張總要生氣了。 老婆大人在上,我以尊重張總為榮,以反對張總為恥。

張潔氣死了,有時候回家就問阿偉:「為什麼要叫我張總,我是你老婆啊。」

阿偉就會哄著她說:「在外面要給你面子啊,再說,你現在就是威風的張總嘛。」

張潔總覺得怪怪的,表面上阿偉說的對,但總感覺很生份。

最重要的是,她家阿偉居然有時候在家,她有什麼需求提出來時,也會說:「張總說的是,聽張總的話有肉吃。」

在諮詢中,阿偉剛開始甚至開玩笑說:「羅老師,你是我家張總派來改造我的麼?」

看得出來,阿偉的笑話後面,其實水很深。

經過了幾次諮詢,阿偉終於說出了心裡話:「其實內心很自卑,剛開始結婚時,我的單位很好,但現在效益差了,可張潔辦的公司越來越好,好像每次出門去,別人都會說:『你是張總的先生麼?』每次這樣被問都不舒服,而且,我感覺張潔在家也越來越有張總的范了。」

這種用職務來稱呼對方的情況,還不少見。

比如另一對夫妻王顆和燕芳,燕芳總叫王顆為王副,因為丈夫經過多年努力,終於從公務員升為副鄉長,但這麼多年來,燕芳自己帶孩子累壞了。

她說起孩子發燒時,自己一個人一手舉著吊瓶,一手抱著三十多斤的孩子,「簡直練成了大力士。」

好像每次孩子生病,她家王副都在加班。

她覺得不能影響王顆的工作,但慢慢的,怨氣就在積累,她又不好說,所以經常半開玩笑半諷刺地帶著職務來稱呼丈夫:

王副是不是週末又要加班啊?晚上有沒有空回家吃飯?王副是不是有飯局?王副能輔導一下孩子作業麼?

而王顆也很委屈,覺得自己也是為了家庭才這樣認真工作的,但是,久了以後,他們真的感覺到一切是為了家庭,但雙方之間距離好遠。

其實,這些用職務來稱呼對方的伴侶,儘管有時候帶著玩笑的口氣,但內心深處往往對對方是有意見的,每次稱呼時,其實都在說——

你的事業讓我靠近不了你,成了隔在我們中間的大山。

張芳一直很喜歡叫丈夫大白為大白豬,覺得這樣非常可愛。

大白拒絕過幾次,張芳覺得叫豬是暱稱,對大白的拒絕很生氣。

可是,在一次我組織的婚姻講座裡,大白表達了自己的委屈:「我覺得張芳不怎麼在意我的感受,總按她的喜好對我,老是豬啊豬的叫,其實我小學時就非常討厭班上同學喊我白豬。」

我的另一個朋友喜歡叫小自己十歲的老婆小笨蛋,他覺得這是一種暱稱,但我這個朋友其實一直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暱稱。

所以,這些開玩笑式的稱呼裡,往往喊的人無意,還以為是暱稱,但其實被叫的人,未必有那麼喜歡。

那些用角色來稱呼對方的伴侶

大芬和昆哥早早地互稱對方為孩子他爸和孩子她媽,好像只有隔著孩子,他們才有關係。

大芬找到我說,沒感覺到我們婚姻出了問題,好像雙方之間,確實是認真帶孩子,工作,做飯,洗衣服,拖地板,找朋友打麻將……

好像我們在做所有夫妻都在做的事。

大芬說:「其實最重要的是,我們已經沒話說了,三句話不到,就想敢緊閃人,只有孩子的事,雙方會更深入溝通!」

孩子成了維繫雙方的唯一紐帶。

大芬最刺心的是,有一次,她看到臉書 裡發的影片,老公哈哈大笑,顯得非常快樂。根本就不像平時在家,一副很累、不愛說話的樣子。

說到這兒,大家是不是馬上就會想到《知否》裡的大娘和主君的生活,大娘就是喊明盛竑為官人,但林小娘就喊盛竑為竑郎。

當然,大家是不是要問說:「可是大家都會叫自己的另一半為老公或者老婆嘛,這樣不是很正常麼?」

事實上,我接的幾對70多歲夫妻個案,雖然他們經常老頭老太婆地喊,但他們在年輕的時候,都有對對方的愛稱,最重要的是,當婚姻諮詢到深處,他們在情感流露的時候,基本上都會自然地,使用這些愛稱。

聽聽:

苗苗,我不理你的時候,其實不是我不重視你,我是怕我說的話,讓你更生氣 ,我又不知道怎麼安慰你!

峰哥,其實我每次生氣時,都好傷心,覺得你永遠都不會在意我,不會再重視我,不會愛我了!

那些用全名來稱呼的伴侶

直接喊對方的名字,比如喊我羅文娟,我一直覺得太嚴肅。

一位閨蜜也說,如果我老公連名帶姓地喊我,肯定是生氣了,這時候我就要小心點了。

我的一位前同事,她經常生病,特別容易頭痛。表面上看夫妻感情也不錯,後來,有一次聽到她丈夫喊她,是連名帶姓的那種,大家都有點奇怪的時候,她說,我老公就是這樣的人。

同時,悄悄地,我有點明白,她在這個婚姻裡,得到的照顧真不多,難怪要經常生病,來換些關心。

我想起來,上學的時候,老師對自己青睞的學生,會親切地只喊名,不喊姓,對差生和不喜歡的學生,就非常容易連名帶姓的喊,而且聲音裡自然帶著疏遠和公事公辦的節奏。

用愛稱提升婚姻的安全感

在全球著名的婚姻教父約翰·戈特曼的《幸福的婚姻——男人與女人的相處之道》裡,講到了儀式感的重要性,我想,在稱呼上,你的伴侶,這個世界上對你來說獨一無二的人,也值得你找出最舒服的愛稱。

當你用某些身份和角色去稱呼對方時,就要注意,是不是你們的婚姻,已經喪失了愛,只留下了某個角色。

愛稱升級法:

*可以用Ta喜歡的小名稱呼Ta,特別是小時候和Ta感情最深的人稱呼的小名。

*選一個獨一無二的暱稱來稱呼Ta,這樣就獨特地標識出你們關係的獨一無二。

*可以用某某妹或者某某哥這樣的稱呼,會帶著很強的人情味。比如黃蓉家的靖哥哥,楊過的龍兒,小龍女的過兒。

在這個離婚率超過37%的時代,維護婚姻不易,我猜每段婚姻中都有冷暖自知的事,在建立關係的過程中,僅一個稱呼,就暗藏了你們的情感現狀和未來的可能走向,沒想到吧?

為了幸福,試一試!

【白櫻結語】

文章還沒貼出去,白櫻就猜想很多人會不認同,因為老公、老婆是非常常見的稱呼。

文章中是建議有更好的稱呼方式,可以讓感情更好,是專屬於你們兩人的。

叫爸比、爸比這些稱呼也一直在提醒對方,你是個爸爸,久而久之,就忘了兩人戀愛時的感覺。

當然,若妳覺得叫老公,兩個人也很甜蜜、很親近,那麼當然也沒問題。

本文是提供另一個特別的角度,去改善和提昇夫妻關係,而那些難聽的代號,更是別叫了。

像我們小的時候,也會被大人取一些奇怪的外號,並沒有問妳喜不喜歡,大家就都一直這麼叫。

可能到30幾歲,家中的親戚都還是那樣稱呼妳,但其實妳早就不喜歡很久了,如果不常見面也就罷了,常見的話,不妨跟親戚直說。

身邊的人要如何跟妳相處,也是由妳去教他們的,妳不說的話,別人怎麼會知道呢?

白櫻見到小堂妹時,也會以她幼時的外號叫她,有天她就跟我說這個外號只有我們幾人會叫,她媽媽都不會叫。

白櫻便知道她不喜歡了,下次見面就特意叫她的名字,名字對人的意義重大,怎麼稱呼感覺就不同。

比如說對方稱呼妳某小姐,跟直接叫妳的名字,和直呼全名,感受都不同,親近的朋友用名字中的某一個字叫妳,更會覺得很貼心。

稱呼也是儀式感的一部分,或許你覺得不重要,但白櫻相信儀式感對於生活是有重大影響的。

就像快過年了,直接去買印好的春聯,跟兩個人商量好,手寫一副只屬於你們家的春聯,那種感覺大不相同。

感謝您的閱讀,我是白櫻,致力於女性文章創作,帶給女人自覺與力量,我們可以活得比妳想像得更好!

臉書搜尋「跟白櫻一起讀好文」,或按讚下方粉絲頁,與我們一起成長!

文章來源:潘幸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