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45年分居43年,她卻說:「如果有來生,肯定還會愛上」

2019年01月28日     44,705     檢舉

【白櫻導讀】

白櫻很欣賞奶奶說的很愛自己的皺紋,那是好不容易長出來的。

她豁達的思想,給人十足的好感,沒有老年人的頑固。

可惜她的婚姻並不順利,她的選擇也異於常人,一起來看看她的人生:

樹木希林,是日本有名的女演員。

她的角色比較受限——從二十多歲開始就扮演老人,幾乎演遍了日本影視劇中有名的老奶奶。

比如《步履不停》、《我的母親手記》、《東京塔》等中的各位奶奶。

而中國觀眾比較熟悉的,是她在《小偷家族》中飾演的奶奶。

雖一直扮演老人,樹木希林的靈魂,卻是極富個性,有趣且搖滾的。

她剛出道時,藝名為悠木千帆。

然而打出了名氣後,她居然將這個名字,賣給了一家餐飲店,賺了20200日元。

別人不解,問她為什麼這麼做。她回答:需要用錢,沒什麼可賣的了。

賣掉這個名字後,她翻了翻字典,覺得「樹木希林」發音好聽,於是就開始叫「樹木希林」。

年輕時的樹木希林

有一家雜誌社提問:「對於年輕人,您有什麼樣的人生建議?」

她卻淡淡地答道:「請不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如果我是年輕人,老年人說什麼,我都是不會聽的。」

哈哈,年輕人一定會覺得,這位奶奶是知音啊。

樹木希林有一顆年輕不羈的心,追求極大的率真自由,哪怕付出沉重的代價。

在她最火的時候,要在幾個劇組轉換,可她卻總能迅速進入狀態。

導演感到很奇怪:「你怎麼能快速轉換情感,你對那些劇中人沒有什麼留戀嗎?」

她說:「對人戀戀不捨太奢侈了,對物品也沒什麼不捨。」

其實,不僅對劇中角色,她甚至對青春,對健康也能乾脆地「斷舍離」。

一次拍攝中,她開心地對著鏡子,撫摸著臉上的皺紋,滿意地說:

「這皺紋,是我好不容易長出來的,不展示出來就太可惜了!」

憑本事長的皺紋,就問你們羨慕嗎?

2013年,她左眼患病失明,醫生要開刀治療,卻被她拒絕了。

她說:「世界的陰暗面,我不想看太多,也沒必要去看了。」

一家雜誌來採訪,攝影師讓她擺造型,她就對他說:「你就當今天是為我拍攝遺照吧。」

……凡此種種,樹木希林簡直可以出本「個性語錄」了。

對待健康尚且如此,對待愛情就更另類了。

她二十多歲時,嫁給了演員岸田森,但四年後就離婚了。

1973年,30歲的樹木希林拍戲時,偶遇搖滾青年內田裕也,四目相對的那一刻,愛情席捲了兩個年輕人。

熱戀了5個月後,他們就登記結婚了。

婚禮那天,沒有傳統的日式婚服,也沒有西式的婚紗,兩人都穿著牛仔服,向世人彰顯著個性。

樹木希林和內田裕也結婚當日

想起三毛與荷西的婚禮,三毛也是穿著牛子褲,帽子上別了一把芹菜。

如果靈魂是想通的,即使沒有婚紗禮服,也是完美的一對。

或許正是相似的靈魂,讓他們能在千萬人之中,憑藉那心靈的同頻,一下子找到彼此。

內田裕也,同樣是一個另類的人。

他是日本較早的搖滾青年,將西方的搖滾音樂人介紹到了日本。

而為了表現藝術家對政治的關心,他甚至去競選東京都知事(相當於東京市長)。

在做競選演說時,他當場唱了約翰·列儂的《power to the people》。結果,他在16位競選者中排名第五。

兩個不羈的靈魂,命中注定般結合,婚後生下了可愛的女兒。

然而,這樣的愛雖熱烈,卻也是毀滅性的——他們都想實現完整的自我,難免在此過程中兩敗俱傷。

一家三口

尤其是內田裕也,無法克制自己的慾望。

婚後不久,甚至在樹木希林身體上,留下許多觸目驚心的疤痕。

她甚至因此成了警署常客。那時的她,想了一個生存之道:每天去警署報備。警察也許諾,只要她求救,他們立馬趕到。

後來在接受採訪時,樹木希林坦承:「那時甚至想趁丈夫睡覺時,拿刀了結他。不過因為討厭進監獄,我也只是想想罷了。」

每次丈夫捅了婁子,都是她趕去「救火」。

這樣可怕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半,二人便開始了漫長的分居。

內田裕也曾提出離婚,卻被樹木希林拒絕,二人還因此鬧到法院。但樹木希林很堅決:就是不離婚。

對外界的理由是:「把這種人放出去,只會給大家造成更大的麻煩。有我在,他才不會踰越最後一道底線。」

如果是朋友問,她會說是「緣分」,「好不容易碰上適合自己的人」,怎麼能輕易放手。

就這樣,他們結婚45年,分居了43年,維持著名存實亡的另類婚姻。

二人分居期間,也偶爾會有聯繫,但每次見面,又少不了爭吵。

就像樹木希林說的那樣:「我倆一見面就會互相傷害。」

二人關係的轉折,出現在樹木希林患癌後。

內田裕也開始關心妻子,每年都和她相約旅行,就像是老朋友一樣。

他們甚至還會一起,拍攝雜誌封面,或者參加電視節目。

在兩年前,二人參加了日本著名電視訪談節目《徹子的房間》。

當談到對彼此的印象時,兩個人甚至仍保持默契。

樹木希林說:「這麼開心的七十歲搖滾歌手,也難找到第二個。」

內田裕也則說:「年過七十還在做演員的女人,也難找第二個。」

二人一起參加《徹子的房間》

在歲月流逝中,情感的濃烈漸漸褪色,留下的是淡然真摯。

內田裕也仍保有一絲不羈,但卻以自己的方式,向樹木希林道歉。

在晚年接受採訪時,他說:

「我當然很喜歡她,但她真的很可怕。她是史上最強的母親、最強的女演員、最強的妻子。雖然不至於向她下跪,但我餘生都會秉承最搖滾的精神,衷心地向她道歉。」

樹木希林則用溫和的方式,接受了他們的「復合」:

「長年的戰爭結束了。我們都病了,沒有體力了。我的左眼失明了,裕也的眼睛也有問題。然後,我又生了病。從今以後,我們兩個老人,必須要互相照顧了。」

這並非是心酸和無奈,更像是棋逢對手的兩人,經歷了一生的廝殺後,惺惺相惜,握手言和。

在這段感情中,樹木希林總是最率真的那一個。

她說:「如果有來世,我會讓自己警惕,不再與這個人相見——因為來世再相遇,我仍會愛上他,再次度過狼狽的一生。」

兩年前,樹木希林的病,已擴散到多個器官。

她在一次採訪中表示,「希望自己在去世的時候,能唱著丈夫的歌離開這個世界」。

2018年8月,樹木希林一度病危。清醒時,她堅持出院回家,並親自選好葬禮地點。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