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和6個好友同居,她改造了一棟樓,每人一間房

2019年01月09日     206,995     檢舉

米歇爾是一名來自廣州的建築師,

身邊很多好朋友,都是「斜槓青年」,

一群生活和工作無明顯界限的年輕人。

她希望能和自己的5個朋友們搬到一起,

做一個能刺激腦洞的共享社區。

於是,她改造了廣州番禺

一棟50年代老糖廠車間,

取名「無界社區」。

她以朋友們為原型,

量身打造了大大小小6個房間,

可以是工作室,也可以當做休息的場所。

在這棟樓裡,

愛人在身邊,朋友住隔壁,

大家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這是她覺得最理想的狀態。

2012年秋天,我在廣州番禺區找到了一個車間,車間所在的位置是建於上世紀50年代的巨型國營糖廠,幾乎就是一座城鎮。這裡曾接受過鄧小平的視察,但如今芳草萋萋,美人遲暮,每次看到夕陽餘暉下的廢墟都無法移步。

我是個建築師,也是個地地道道的廣州人,我就想,能不能在這些廢棄空間做些什麼。

我身邊朋友大多是做創意行業的年輕人,也是大家口中的「斜槓青年」。他們有可能上午是個設計師,下午做創意料理,晚上還得當奶爸。

改造前後

我和5個好朋友就想,能不能大家都把工作室搬到一起,把這廢棄車間,改造成一棟多功能的大樓,成為我們一起工作、生活的「小村落」。

外立面像畫卷

整個車間有1500㎡左右,原本三層樓高,每層6米,最高處有9米。一般的建築它會有一層表皮或者玻璃幕牆,把建築裡面所有發生的事情關在後面。但是這個房子它有點特別,外立面有點像一個博古架,具有透視性,把各個不同工作室的生活場景都給陳列出來了。

就像山水畫《溪山行旅圖》,我們能同時看到了幾波人,在不同山腰上發生什麼故事,哪裡有人下棋,哪裡有人喝茶。無界社區的外立面也有點這個意思,像一個立軸一樣。

整棟樓是一個村,在村裡為每人定製一套房

我把這個三層塔樓看作山,鼓動身邊幾個「斜槓青年」來分田地。他們都是夢想家,都希望自己的工作室有前庭後院,既可以工作又可以安居會友,而最重要的,是貓犬相聞常常往來。

我沿著兩個盤旋上升的樓梯蓋了大大小小6套房子,就像山路兩旁的村落,並且以朋友們的原型,將它們打造得各有特色:

有的用半封閉的緩坡聯繫樓層,穿行上下之間,柳暗花明;

有的門窗是移動的畫框,改變框中風景的同時也改變了使用空間;

有的浴室在花樹下沐浴夕陽……

三口之家

而建築的內部,最頂樓的房間屬於一個三口之家,分為上下兩層。上面是臥室,下面是工作室。這家人平常以做手工皮具為主,他們還有一條可愛的金毛犬。

樓下的空間就是他們的工作坊,一個坡道上去就到了休息的房間。

這個坡道也設計得很有意思,它體量很大,同時中間有一段非常黑。因為我們覺得要分割樓上樓下私密和公共的空間,就需要有個明顯的界限。當客人來訪走到中間時,很多人就會疑惑一下,其實知道好像不應該再往前走了。

單身漢的小商舖

這個房間的主人原型是個做設計的單身漢。房間不大,總共就35㎡,但是已經完全包括了極度私密的生活空間,和店面的空間,沒有多餘。

上面有臥室和浴缸,轉身走六七個台階下來就到了公共空間,一半是工作桌,一半可以陳列自己的設計品。

從外面看,它是從五樓街道懸空出來的,玻璃窗就能看到房間裡面的展陳。

陶藝工作坊

在廣州有很多年輕人都喜歡陶藝,這邊有個傳統的石灣公仔特別出名,而我的朋友之一就是個陶藝大師。所以我希望為他設計一個集製作、陳列、運用為一體的房間。

他在前面製作陶罐,可以放到中間來展示,或者再在後面被運用為器皿。整個動線沒有阻隔,貫穿始終。

「無界社區」最重要的概念在於它打破了傳統格局,為網路時代中的創意人提供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每一套獨立的房間都可以對「街道」開放,樓上樓下的村民可以隨時到「街上」交流,形成更大的共享空間。

它也反串了室內室外,比如你以為是室內一間房,樓頂卻出現了老房子裡頭的天井,來到這裡的人都會覺得腦洞大開。

屋頂的聚會

天台的空間我不想浪費,決定做一個聚會的場所。大家可以在這裡燒烤、晚上看電影開派對。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