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2019年01月08日     5,332     檢舉

伊能靜最近因談論婚變上了熱搜。

與魯豫的訪談中,她像個忍耐已久的傾訴者,在魯豫面前滔滔不絕。

尤其談起過去那段婚姻,更是情不能已,眼中泛出淚光。

他又不是你的醫生,我是來跟你談戀愛找個老婆的,我幹嘛給你治病啊。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她袒露,這些因果,與自己的原生家庭密不可分。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伊能靜沒有父親。

確切來講,父親在產房見到伊能靜後,一看她是女孩,便黯然離去,另組了新家庭。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母親是典型的傳統女性,在她之前,生了6個,全是女孩,這次又沒生出男孩,她認為都是自己的錯。

因為年事已高,母親再也不能懷孕。

她接受了丈夫離去的事實,離婚後,遠嫁日本。

因從小缺失父愛,伊能靜一直活得很叛逆。

14歲那年,她便放棄學業出去打工。

因為未成年,不能做前台,只能在後廚洗盤子。一洗,就是一年。

很多年後,伊能靜在微博上說:

14歲洗盤子時,唯一的願望只想離開廚房。

那時她暗中發誓,就算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也要當家中長子。

我要讓我爸爸知道,這個女兒跟兒子一樣強。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長到15歲那年夏天,她偶然遇到一個改變人生的機會。

當時正當紅的一線歌星劉文正看中了她,邀她到自己旗下唱歌。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圖片來源:非常靜距離

這就意味著,伊能靜可以賺更多錢。

但母親極力反對。她不想女兒過早進入娛樂圈。

那一年,父親因揮霍無度,欠下巨債,伊能靜瞞著母親,獨自從日本回到台灣。

她不明白,自己做這個決定,到底是為了父親,還是為了生存。

走之前,她留下一封信:

媽媽,我走了,我想要獨立生活,我的願望是有一天讓家人可以團聚,媽媽我一定會買一個大房子,給你們住,給姐姐,讓你們住在一起。

回台灣後,她住在父親家中,父親已娶妻,並有了自己的孩子。

本以為,這一回來,可以修復父愛,沒想到回來不過一個月,父親突然發生車禍,走了。

她與父親好友趕到時,見到的,是父親冰冷的身體,他被擺在鐵床上,沒有聲音,沒有動靜,寂靜得可怕。

醫生說,因沒有直屬親人簽字,不能送進去,只能放在外面。

那時伊能靜的媽媽還在日本,姐姐們在國外,為了讓父親儘快被送進去,16歲的伊能靜簽下字。

父親好友告訴她,眼淚不要滴落在離開的人身上,因為他會捨不得。

伊能靜完全懵掉。後來,她對李靜說:

我不想哭啊,因為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是太小了,反應不過來。我就覺得他好像睡著了,然後我握著他的手,整個又硬又冰,然後我當時就嚇一跳,我還,我還抽手了……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以至於很久以後,伊能靜毅然決然地,簽署了捐贈器官協議。

父親喪事辦完後,她便一頭紮進了工作,成了劉文正旗下一名歌手,與裘海正、方文琳一起組成「飛鷹三姝」正式出道。

那一年,伊能靜反反覆復唱道:

爸爸聽我說,爸爸聽我說,我不如你想像中的墮落,爸爸聽我說,爸爸聽我說,有一天我一定會成熟……

可惜,爸爸再也聽不到了。

因為這首《爸爸聽我說》,她出道即爆紅。

但是,那時她最真切的夢想,不是成為藝人,而是想讓家人過上好日子,然後找一份好的情感,過上所謂的幸福生活。

就像童話故事中王子與公主一樣,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她苦苦尋覓,終於遇上同為歌手的庾澄慶。

他比她大8歲,身上的穩重、成熟、安定,恰好彌補了伊能靜對父愛的渴望。

因為同為藝人,兩人一直秘密戀愛。

這段時間,伊能靜的事業越來越好,經常需要去外地出席活動,只要男友不在身邊,她便覺得很空虛,彷彿進入深不見底的深淵,寂寞入骨。

她渴望,渴望隨時隨地的溫暖。

於是,伊能靜將這份渴望投注在愛情上,把曾經祈求的幸福,全部投射在愛人身上。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有一次他們又鬧分手,她哭著給庾澄慶打電話:

我身體不舒服,你可以來陪陪我嗎?

庾澄慶覺得莫名其妙:

你喝酒了?

伊能靜只是一直哭,不說話。

這樣情況,在他們戀愛期間反反覆復出現。

他們秘密相戀14年,14年間,伊能靜始終覺得落寞無比。

1993年,伊能靜在返回台灣的飛機上,將這份掙扎寫進歌詞裡:

流浪的小孩淚為自己流,流浪的小孩笑發自心中,流浪的小孩應該要往哪裡走……

在外人看來,她是時常身著粉色華服的公主,前途無限,一身璀璨。

可是在她心底,一直陰暗濕冷,即便外表再光鮮亮麗,內心卻空洞無助。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怎麼了。

只能拚命抓住愛情這根稻草。

伊能靜談原生家庭:重男輕女帶來的痛,我用了整整45年時間痊癒

在她最掙扎時,也是事業最成功時。

因長久將注意力放到事業上時,伊能靜的成就越來越高。

1994年,她主演了侯孝賢《好男好女》,被金馬獎提名。

1997年,她又出演《國道封閉》,再次被金馬獎提名。

可以說,人氣直線飆升。

相應的,優質資源接踵而至。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