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離開27週年: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是否痛快活過

2019年01月07日     71,651     檢舉

歲月倏忽,1月4日,三毛已經離開我們27年了。

  

  三毛出生在重慶,後遷居台灣、留學西班牙,1973年與荷西結婚,定居西屬撒哈拉。1979年,荷西意外走了。1991年1月4日,三毛用一雙尼龍絲襪結束了一生。

  她把生命定格在了48歲。

  

  三毛離世,很多人覺得痛惜、遺憾,但或許,她是欣然前往的。正如她自己所言:如果選擇了結束生命的這條路,你們也要想得明白,因為在我,那將是一個更幸福的歸宿

  她以流浪的方式名世,又以決絕的姿態告別。雖然只在世48年,但勝卻有些人的三生三世:與心中摯愛浪跡天涯,攜著書卷和筆四處流浪,以自己喜歡的方式過完了一生。

  人的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是否痛快地活過。

  

  

撒哈拉沙漠中的三毛與荷西

  看著照片裡的三毛,身材高挑,長髮披肩,算不上美女,卻一直有很多追慕者,其中不乏物質豐裕者。可偏偏,她為什麼會選擇荷西?

  三毛在遊記《萬水千山走遍》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約根是追求三毛多年的男子,他是墨西哥外交官,他的宅邸宛若一座美麗雅緻的博物館。

  當他去機場接三毛時,三毛坐在約根的豪車裡,看見旁邊車裡的小鬍子微笑著張望她,她忍不住大喊:「晚安啊!我的朋友。」

  約根是很痛恨這種行為的,因為這與他的身份不符,但偏偏,這是三毛最愛做的。

  

  「他臉上一陣不自在,我的疲倦卻因此一掃而空了。」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三毛選擇荷西的原因吧。

  荷西接受她的一切,愛她的全部,跟荷西在一起,她能做最真實的自己;而約根不一樣,他執著於物質、名利、地位,幻想著把三毛變成理想中「外交官太太」的模樣。

  生性自由灑脫的三毛,定然不會屈服。

  

  電影《朱諾》裡有這樣一句台詞:我覺得你最好能找到一個人,他愛你本來的樣子,不管好脾氣壞脾氣,丑也好漂亮也罷,那個對的人,一定會覺得,你的屁股裡也能放射出陽光。

  真正愛你的人,會愛你本來的樣子,會用愛來包容你的一切,而不是讓你變成他想要的樣子。

  

  三毛也曾描述她眼裡的愛情:

  愛情如果不落到穿衣、吃飯、睡覺、數錢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會長久的。真正的愛情,就是不緊張,就是可以在他面前無所顧忌地打嗝、放屁、挖耳朵、流鼻涕;真正愛你的人,就是那個你可以不洗臉、不梳頭、不化妝見到的那個人。

  而荷西,才是骨子裡愛著三毛的人。後來三毛想去撒哈拉定居,荷西也是唯一一個沒有反對的人,反而辭去嚮往已久的工作與三毛一同前往。

  儘管他們生活在荒蕪的沙漠,辛苦謀生,也被病痛所折磨,但三毛眼前看到的儘是繁花似錦。

  

  他們會一起去野外尋找綠植,給小屋添點綠色;

  

  會一起改造二手物品,把破舊輪胎做成沙發,把廢棄物打造成工藝品;

  

  三毛也會攢下好幾個月的生活費,悄悄給荷西買下他最愛的玩具;

  

  簡陋的小屋在兩人的精心改造下,變身成一個藝術館;

  

  日子艱難又如何?只要彼此相愛,定然能在沙漠中開出一朵燦爛的花兒。

  

  只是,那些因緣分而來的東西,終有緣盡而別的時候。1979年中秋前後,荷西潛水時意外走了,此後,三毛鬱鬱寡歡,再也沒有遇見過愛情。1991年1月4日,她選擇安靜地離開……

  她為愛而生,愛沒有了,生亦沒有了。

  這是三毛生前一段珍貴的錄音,講述了她和荷西的愛情故事,聲音很少女,也很柔軟,聽完後竟忍不住淚奔了……

  

  有人羨慕她流浪的經歷,也有人羨慕她與荷西的愛情,但最為吸引人的,卻是她骨子裡的隨性灑脫、自由浪漫、坦率純真,和不向世俗妥協的倔強

  在三毛的作品裡,字裡行間平實而自然地流淌著她內心的柔美和細膩,她講述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沒有華麗的辭藻,有的只是一點小情懷,一點小確幸,關於生活,關於愛情……

  作為懷念,三毛的一些文字,與你分享。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一半在土裡安詳,一半在風裡飛揚,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非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

  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個夢想,有一個理由去堅強。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在流浪。

  如果你給我的,和你給別人的是一樣的,那我就不要了。

  

  每想你一次,天上飄落一粒沙,從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於是形成了太平洋。

  或許,我們終究會有那麼一天:牽著別人的手,遺忘曾經的他。

  歲月極美,在於它必然的流逝。

  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讀書多了,容顏自然改變,許多時候,自己可能以為許多看過的書籍都成了過眼雲煙,不復記憶,其實他們仍是潛在的。在氣質裡,在談吐上,在胸襟的無涯,當然也可能顯露在生活和文字裡。

  我愛哭的時候便哭,想笑的時候便笑,只要這一切出於自然。我不求深刻,只求簡單。

  刻意去找的東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下萬物的來和去,都有他的時間。

  

  朋友這種關係,最美在於錦上添花;最可貴,貴在雪中送炭;朋友中的極品,便如好茶,淡而不澀,清香但不撲鼻,緩緩飄來,似水長流。

  知音,能有一兩個已經很好了,實在不必太多。朋友之樂,貴在那份踏實的信賴。

  我相信,真正在乎我的人是不會被別人搶走的,無論是友情,還是愛情。

  

  人,不經過長夜的痛哭,是不能瞭解人生的,我們將這些苦痛當作一種功課和學習,直到有一日真正的感覺成長了時,甚而會感謝這種苦痛給我們的教導。

  今日的事情,盡心、盡意、盡力去做了,無論成績如何,都應該高高興興地上床恬睡。

  人活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是愛人的能力,而不是被愛。我們不懂愛人又如何能被人所愛。

  

  學著主宰自己的生活;即使孑然一身,也不算一個太壞的局面。不自憐、不自卑、不怨嘆,一日一日來,一步一步走,那份柳暗花明的喜樂和必然的抵達,在於我們自己的修持。

  我唯一契而不捨,願意以自己的生命去努力的,只不過是保守我個人的心懷意念,在我有生之日,做一個真誠的人,不放棄對生活的熱愛和執著,在有限的時空裡,過無限廣大的日子。

  從容不迫的舉止,比起咄咄逼人的態度,更能令人心折。

  

  我來不及認真地年輕,待明白過來時,只能選擇認真地老去。

  用一秒鐘轉身離開,用一輩子去忘記。

  鐘敲十二響的時候,荷西將我抱在手臂裡,說:「快許十二個願望。」心裡重複著十二句同樣的話:「但願人長久,但願人長久,但願人長久,但願人長久……」

  

  荷西曾問三毛:「你要一個賺多少錢的丈夫?」

  三毛說:「看得不順眼的話,千萬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億萬富翁也嫁。」

  荷西說:「說來說去,你總想嫁有錢的。」

  「也有例外的時候。」三毛嘆了口氣。

  「如果跟我呢?」荷西自然地問。

  三毛道:「那隻要吃得飽的錢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又問:「你吃得多嗎?」

  三毛十分小心地回答:「不多,不多,以後還可以少吃點。」

  原來,愛情可以如此簡單、純真,願你我都能嫁給愛情……

文章來源: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