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一生四段情:娶過趙敏,和小昭共度一生,單戀王語嫣

2018年11月01日     46,509     檢舉

白瓔導讀:

本文細數了金庸先生一生中遇到過的四段感情,每段皆可對應到他書中的人物。

但多是後人的猜測,文末也附上了對金庸先生為人的分析文章。

藉此懷念帶給我們無數精采作品的金庸:

2018年10月30日,在和親友笑著通完最後一通影片後,金庸先生與世長辭。

他的兒子說:「很安詳!」

而在2年前的同一天,2016年10月30日,夏夢也走了。

她的親人說:「很寧靜!」

古人追求愛情的最高境界,總是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生前沒有在一起的兩個人,卻冥冥之中被命運,安排在同一天去世。

有人說,一個男人的一生,必定會愛過四個人。

聰明果敢的趙敏

美麗高傲的周芷若

青梅竹馬的殷離

善解人意的小昭

金庸一生,也愛了四個人。

1.令狐沖和小師妹——青梅竹馬、情竇初開

江邊湖心,曲揚問令狐沖。

曲揚:你懂酒嗎?

令狐沖:不懂,愛喝;

曲揚:你懂琴嗎?

令狐沖:不懂,愛聽。

在還不懂愛的年齡,23歲的金庸和令狐沖一樣,都陷入了青蔥莽撞的愛情。

令狐沖是對小師妹岳靈珊,金庸是對時年17歲的杜家大小姐——杜冶芬。

1947年,年輕的金庸在杭州《東南日報》工作,負責幽默副刊。偶然認識了杭州少年杜冶秋。

原本只是一個尋常的拜訪,誰料得卻促成了一段婚姻。

一個週末的下午,金庸登門拜訪杜冶秋。去了杜家後,金庸一下子看中了少年的姐姐,時年17歲的杜家大小姐——人稱「杜四娘」的杜冶芬。

杜小姐活潑幽默、聰明善辯,又俏麗動人,頃刻就俘虜了金庸的心。就這麼一來二去,情竇初開的二人雙雙墜入愛河,沒過多久就舉辦了婚禮。

短暫的幸福卻經不起生活的推敲。

好景不長,隨著金庸夫妻移居香港、金庸晝夜忙於工作沒時間陪她,夫婦感情漸漸疏遠,不得已走到了離婚。

對於倆人的分手還有一個傳聞是杜冶芬有了外遇。對這個問題,金庸一直沉默,直到74歲時他對記者說:「現在不怕講,我第一任太太Betrayed(背叛)了我。」

《笑傲江湖》的讀者多喜歡令狐沖,因此都怪責岳靈珊移情別戀,辜負了這位大師兄的一往情深。

但平心而論,岳靈珊是一個平凡的女子,她需要愛;杜冶芬也是個單純的女子,她需要陪伴。

旁人的一本記錄中曾經提到,因為不懂粵語無法和旁人交流,杜小姐成日裡和自己的寵物狗對話,年輕的金庸自然不懂,轟轟烈烈的愛情過後,他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事業當中。

終究,兩個人都錯了。

杜小姐錯在沒有克制,查先生錯在不懂愛情。

2.金庸和夏夢——斯人若彩虹,可遇不可求

夏夢堪稱中國50年代最美的女演員,沒有之一。

李翰祥說:「夏夢是中國電影有史以來,最漂亮的女演員,氣質不凡,令人沉醉。」

金庸忙不迭附和:「西施怎樣美麗,誰也沒見過,我想她應該像夏夢才名不虛傳。」

是的,她很美。

大家誇她外形豔而不媚,貞靜平和,身材高挑,嫻雅大方。有人說她是「上帝的傑作」,有人把她稱之為「中國的奧黛麗·赫本」。

比起她在作品中塑造的角色,更多人認識她的原因是——

「她是金庸一生的夢中情人」。

我還記得03版《天龍八部》,王語嫣在花叢間乍一出場,驚世容顏和超凡脫俗的氣質,一時之間,把「傻小子」段譽震懾地說不出話來。

而夏夢之於金庸,正如王語嫣之於段譽。

當時,夏夢年輕貌美,金庸也正當年,他見夏夢第一眼,便傾心了。

為了接近夏夢,金庸當時已經小有名氣,但他掩藏名譽,改名換姓,用「林歡」的名號,陪伴在夏夢身邊。

一個男人可以在一個女人面前稱王稱帝,就會在另一個女人腳下俯首稱臣。

縱然出身不俗,小有成就,在男人的世界裡已經縱橫馳騁,但在夏夢面前,金庸瞬間退化成一個戰戰兢兢的小男孩。

他不敢表白,只敢默默站在遠處。

為博得心上人的心,一個多面手的大才子,不惜加盟去了一家影片公司,做了個小編劇。

據他的一位知友說:他愛夏夢如痴如醉,但苦於難在生活中見到夏夢,才想到了「加盟」這個絕招。

金庸還開玩笑說:「當年唐伯虎愛上了一個豪門的丫環秋香,為了接近她,不惜賣身為奴入豪門,我金庸與之相比還差得遠呢!」

如果是在第一段婚姻裡,金庸還不懂愛,那麼在這次的仰慕裡,他是不敢愛。

後來,金庸創作天龍八部,很多人說王語嫣是以夏夢為原型。

女神最終的歸宿,永遠不是那個跟在身後亦步亦趨的傻小子,而是和自己棋逢對手的高富帥。當然,指的不是硬體,而是軟體。

在一代佳人夏夢眼裡,她最終的歸宿,是商人林葆誠。

比起硬體,作為徐志摩的表弟、錢學森的表小舅、瓊瑤的表叔舅,出身大家的金庸絕不比其他人差。

但他心態,弱了。

林葆誠呢,大膽地表達愛意,在傾心付出的同時保留了一份平等的姿態。

心態的勢均力敵,才是真正的門當戶對。這一點,金庸輸了。

3. 趙敏和張無忌——是你的愛人,也是你的戰友

《倚天屠龍記》中的趙敏秀美絕倫,聰慧精靈,是個智勇雙全的女子。金庸的第二任妻子朱玫,也頗有幾分趙敏的風範。

情場失意的金庸,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了自己的事業上。恰逢這時,他遇到了聰明果敢的朱玫。

朱玫年輕貌美、精明能幹、懂外語,是個文化素質很高的女記者。

作為事業上的幫手和合作夥伴,在事業低谷期,為了支撐金庸創辦的《明報》,朱玫變賣了首飾。沒有幫手,朱玫身兼報社唯一的女記者和家庭的頂樑柱。

可以共患難的夫妻,卻不一定可以共甘甜。

等到《明報》穩居香港大報地位,金庸有了婚外情。

朱玫則提出了兩大離婚條件:

一是金庸付一筆錢作為補償;

二是要繼任者去扎輸卵管,才可與金庸結婚。

那時的他們已經有了兩兒兩女。聽聞父母離婚的消息,脆弱的長子因為受不了打擊,再加上在異國他鄉留學又剛剛失戀,一氣之下便作出傻事。

朱玫晚年也淒涼,病逝在香港,享年63歲。替她拿死亡證的,既不是她的前夫,也不是她的兒女,竟然是醫院的員工。

「我對不起朱玫,對不起兒子……」愧疚的金庸曾對記者說。

而這段感情,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奠定了悲劇的基調。

金庸並沒有多愛朱玫,而這次的婚姻,更像是金庸逃避感情失敗的一個出口。他把精力放在事業上,他以為這個妻子可以成為感情中的替代品。

一旦事業小有成就,男人開始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家庭和生活中時,他們突然發現,這個相濡以沫的妻子,不過是我的一個戰友,卻不是我的愛人。

4. 張無忌和小昭——是你的盔甲,懂你的軟肋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