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49歲創業,71歲重拾興趣,86歲忙戀愛,97歲頑強復健,102歲獲攝影奧斯卡獎!

2018年10月17日     1070625     檢舉

白瓔導讀:

我們介紹過許多位年長的成功女性,這位女士又是一個成功範例。

看著她的朝氣和積極,30歲就喊老的女性們,真的該向她學習!

跟白瓔一起來看看這位不老傳奇的故事,人生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重新開始!

化淡妝、塗口紅,戴首飾

指尖塗指甲油,手拿相機

誰能想到眼前這個笑得無比燦爛的姑娘

今年已經102歲了呢?

就在前不久,這個102歲的姑娘還拿下了2016年露西獎「終身成就獎」(相當於攝影界的「奧斯卡」)。

經常有媒體和她說:要最近的照片,不要以前的,她卻說:這就是現在的照片。因為沒有人相信102歲的女人會有這樣的精神面貌!

無論何時,她都穿著時尚,打扮精緻,每每有人問起她的年紀時,她永遠都會笑眯眯地回答說「我沒有年紀」。

她,就是笹本恆子。

恆子出生於東京,在上世紀「女人一定要在家相夫教子」的年代,她從小就夢想成為一個攝影記者。於是不顧家人反對,也不顧外人的各種嘲諷和偏見,輟學後跑去東京報社打工。

當時很多人不理解她,好心提醒說:

「你的家境優渥,在家當個大小姐或者嫁給富商做闊太太有什麼不好呢?何必一定要遭這種罪?」

她卻露出了她的招牌式笑容,無比堅定地回答說:

「我就不相信不能有女記者,我偏要成為第一個!」

就這樣,年輕的恆子憑著一股拚勁兒,努力學習各種採訪、攝影技巧,在報社拿著微薄的薪水,幹著男人的活。一年後,恆子真的成為了日本第一個拿相機拍照的女記者:

笨重的器材和嚴格的女性著裝要求都使她行動不便,外界的壓力和官僚的歧視也令她十分困擾,可她卻從未放棄。

恆子硬是憑著自己突出的能力和不服輸的精神

贏得了所有人的認可和尊重

藝妓學校(笹本恆子攝)

這樣風風火火不服輸的恆子,在28歲時遇到了同是記者的第一任丈夫,但因為倆人的工作都是奔波而繁忙,誰都無法抽身照顧家庭,最後還是分道揚鑣。

經歷婚姻的傷痛過後,恆子更加確認了攝影是她一生的事業,但當戰爭結束,雜誌社相繼倒閉,恆子幾乎沒有了收入,生活舉步維艱。為了維持生計,她不得不選擇重新尋找工作。

一個女人,在不惑之年,感情和事業都一無所獲,該是怎樣的迷茫和徬徨失措?

可恆子卻依舊笑著迎接生活帶給她的一切。

她想起自己上學時曾學過的裁縫手藝,加之生來對設計的獨特見解,居然開起了自己的服裝店。這一年,恆子49歲了。

她說,「時尚不是靠錢堆積,而是用頭腦來創造。不用花很多的錢,就能享受到快樂,這才是真正的奢侈。」

的確,恆子設計的時裝簡單得超乎想像。不管是大披肩還是男式圍巾,只要她喜歡,都能快速縫製成漂亮的連衣裙。

「把挑中的布料一折二,兩頭縫起,然後把頭部和腕部多餘的地方剪掉、縫好,衣服就做好啦!」

她的服裝風格受到越來越多人的喜愛和追捧,店裡的生意越發紅火起來。

這時候的恆子已經年過半百,但時尚卻為她打開了人生的另一扇大門,她像那些年輕姑娘們一樣,求知慾旺盛,不僅去學插花課,還學習畫珠寶設計圖。僅僅一年時間,她不但能夠設計出好看的珠寶,還成為了別人的插花老師。

有了新事業的恆子,很快迎來了自己的第二次婚姻,跟愛人相濡以沫,度過了近20年的美好時光。恆子說這是她一生中最安心的一段日子,他教會了她,該如何做一個好妻子。

可隨著丈夫的去世,這樣平靜的幸福也戛然而止。

她大哭了一場,然後便穿上自己縫製的連衣裙,依照丈夫的囑託,繼續笑對生活。

這一年,恆子71歲了。

她再一次拿起了陪她走過青春的相機。

還拿出了珍藏幾十年的老照片

辦了一個攝影展,轟動至極

隨之而來的是各種應邀演講和採訪

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

她不僅做回了攝影的老本行

還在70多歲「高領」環遊日本

到處尋找拍攝素材

她說:「71歲是許多人退休的年紀,我選擇重新開始。」

如果說,一個女人沒有因為歲月貶值,並不意味著她有錢或者童顏永駐,而是她永遠擁有一顆孩童之心,和愛人的能力。

就在恆子86歲這年,她再次戀愛了。她與旅行中認識的雕刻家查爾斯情投意合,還玩起了年輕人才玩的「寄聖誕賀卡」遊戲。

97歲的恆子曾經因為摔倒骨折住院,差點要了「老命」,然而她還和17歲一樣不肯服輸,在手術後接著塗上了指甲油,穿著打扮精緻,一邊復健一邊拿起相機繼續到處拍。

鬼門關走過一遭的她更多了一份對生活的篤定

100歲時,恆子仍然能每天早起為自己做精緻的早餐;會在看早間新聞時,用筆記本記下那些令自己好奇的事;她還說「年紀越大才應該越打扮自己」,於是這位百歲的姑娘,還能她跟宮澤理惠站在一起,一同拿下了時尚協會的「最佳穿著獎」:

(右一)恆子 (右四)宮澤理惠

這樣的恆子,做過服裝設計師、插花師、珠寶設計師,更是日本第一個新聞攝影報導的女記者;

還經歷了失業、離婚、喪夫,依然能保持著對生活的熱情和好奇,笑如孩童。

今年9月,笹本恆子已經102歲了,她說:「每天如豔麗的玫瑰般盡情綻放,便永遠不會成為老去的枯木。」

是啊,這樣如玫瑰盡情綻放的女人,怎麼會老呢?有人說,「每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那麼102歲的恆子,在人生的任何階段,她都活成了最好的自己。

原來讓我們老去的從來不是時間,而在於你究竟有沒有熱愛生活和擁抱自己的勇氣!

白瓔結語:

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

人生最怕的不是學歷不好,也不是出身不好,而是早早地就放棄了自己。

尤其許多人在婚姻在工作上,35歲就放棄了自己。

覺得人生已經拍板定案,再無迴旋的餘地。

但看看恆子小姐,你還會認為人生是如此嗎?

她到70歲都能夠再創人生高峰,不放棄打扮自己,到100歲還能領時尚獎。

甚至到80歲也沒放棄愛情,年輕人在過的精采生活,她一樣也沒落下。

人類最大的限制,始終來自於心靈。

你不試看看,怎麼知道已經不行了呢?只要心不老,就永遠有機會。

文章來源:她刊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