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黛麗赫本最知性的20句話,優雅動人,每個女人都該看!

2018年10月15日     30067     檢舉

1、愛情總是伴隨著風險,我們應當維護愛情的實質——愛不是一時的衝動,而是長久的考驗。

2、若要優美的嘴唇, 要講親切的話; 若要可愛的眼睛, 要看到別人的好處; 若要苗條的身材,把你的食物分給飢餓的人; 若要美麗的頭髮, 讓小孩子一天撫摸一次你的頭髮; 若要優雅的姿勢, 走路時要記住行人不止你一個。

3、當你長大時,你會發現你有兩隻手,一隻用來幫助自己,一隻用來幫助別人。

4、女人的魅力不在於外表,真正美麗的折射於一個女人靈魂深處,在於親切的給與和熱情。一個女人的美麗隨著歲月而增長。

5、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就是彼此。

6、我喜歡有本事讓我大笑的人,笑大概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了。

7、人之所以為人,是必充滿精力、自我悔改、自我反省、自我成長;並非向人抱怨。

8、我曾聽說過這樣一個說法:快樂就是擁有健康和短暫的記憶。我多麼希望這是我發明的,因為說得太對了。

9、我深信遇事要堅強,相信樂觀的女孩最美。我也相信明天會更好,相信奇蹟的存在。

10、女人的美麗是跟著年齡成長。

11、珍惜生活,不管發生了什麼,不管遇見誰都要享受這次經歷。在我看來,過去的經歷讓我懂得珍惜現在,我不願在對將來的憂慮中蹉跎眼前的時光。

12、生活就像匆匆在博物館繞一圈,要過一陣子你才開始吸收你的所見,然後思考它們,看書瞭解它們,再記住它們——因為你不能一下子全部消化。

13、我不是想獨自一人,我只是不想被打擾。

14、我在很早之前就決定要無條件接受生活。我從來沒有期望任何特別的事情發生,但我獲得的總遠遠超過我的期望。但大部分時候,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我都沒有刻意追尋。

15、女人的美麗不在於她的穿著,她的身材,或者她的髮型。女人的美麗一定從她的眼睛中找到,因為那是通往她的心靈深處的窗口,「愛」居住的地方。

16、愛情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愛情的枯萎和變質。經歷過一切之後,我才意識到原來它可以殘酷地扭曲你的生活,粉碎你的人生。如果我的生活中只有寧靜的夜晚,沒有被愛情折磨到萬劫不復的地步,愛情就沒有什麼可怕的。

17、什麼是幸福?創作獲得成功時的滿足感固然是一種幸福,我認為和理解自己的人一塊兒生活也是一種幸福。

18、我花了好長時間才找到像他這樣的人(晚年伴侶羅伯特),但是相見恨晚總比永不相見好。如果我在18歲的時候遇見他,我一定不會喜歡上他。也許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19、人比東西更需要修復、復原、恢復生機、改造和挽救。所以,永遠不要拋棄任何人。

20、人是從挫折當中去奮進,從懷念中嚮往未來,從疾病當中恢復健康,從無知當中變得文明,從極度苦惱當中勇敢救贖,不停的自我救贖,並儘可能的幫助他人。人之優勢所在,是必須充滿精力、自我悔改、自我反省、自我成長;並非一味的向人抱怨。

赫本的生平:

女人總是對幸福有著無限憧憬,婚姻,有時被女人當做通往幸福的大門,和大多數女人一樣,婚姻成為了奧黛麗·赫本大半生的情感依託,然而,在與梅爾·費勒的這段婚姻中,幸福的大門只敞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然後就永久地關閉。

繁重的電影拍攝工作,將她的身體再一次累垮,當拍攝完《甜姐兒》時,她的體重竟然瘦得不足一百磅。可惜,她卻並沒有休息的權利,按照與派拉蒙公司的合約,她需要馬不停蹄地加入《黃昏之戀》的劇組。

這部電影依然在巴黎拍攝,赫本終於不用為再一次搬家感到頭疼。遺憾的是,這一次,她沒辦法維護與梅爾永遠待在一起的原則,因為他接到了電影《收葡萄》的邀約,雖然也在法國拍攝,卻不得不離開巴黎一段時間。

與梅爾的分離,讓赫本感到隱隱的不安,不過影片即將開拍,對此,她沒有任何辦法。為了彌補不能陪在赫本身邊的遺憾,梅爾送給她一隻約克夏小狗作為禮物。天性善良的赫本喜歡一切小動物,當看到這只渾身長滿了柔順的棕色長毛、眼睛閃閃發亮的小狗時,更是開心得不得了。

她為小狗取名「famous」,翻譯成中文叫做「出名」。赫本在「出名」的身上投注了太多的愛,給它用最好的寵物香波洗澡,經常為它修剪指甲,將它身上的毛打理得光滑柔亮,還為它買來許多好看的項圈。

「出名」享受到了同赫本一樣的明星待遇,如果她想要帶「出名」出去散步,旅館的全部工作人員都會提前得到通知。無論是僕人還是電梯司機,甚至連擦皮鞋的工人都會做好準備,將道路清掃得一塵不染,迎接赫本和「出名」出門。

與赫本在一起久了,「出名」的身上也被薰染出優雅的貴族氣質,赫本總是將它打扮得十分漂亮,它的四條小短腿在乾淨的路面上快速地倒騰著,享受著人們關注的目光。帶「出名」散步,成為了赫本唯一的休息方式,與小狗的親密相處,可以暫時舒緩她在片場中緊繃的神經。

直到《黃昏之戀》拍攝結束,赫本才終於可以和梅爾在紐約團聚。值得高興的是,她終於獲得了一段短暫的休息時間,趁著這段時間,她和梅爾開始醞釀另一部電影的劇本。

這部電影名叫《魂斷梅耶林》,講述了一段舊式的陳腐愛情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奧地利王儲魯道夫和瑪麗·薇塞拉之間,發生了一場戀愛悲劇。二十年前,這個劇本曾經被白俄導演阿納托裡·李瓦克搬上過大銀幕,那是一部典型的古典風格電影,這一次,赫本與梅爾想要賦予這部電影一些新式的氣息。

就在梅爾·費勒對魯道夫這一角色躍躍欲試的時候,人們對他的形象產生了爭議。劇本中的魯道夫是一名年輕氣盛的王子,在人們的想像中,王子應該年輕、英俊、體格健碩,同時又具有浪漫氣息。梅爾·費勒的年齡顯然比王子老了一些,另外,他的氣質有些冷硬,容貌看上去有些憔悴,無論如何,他都不是飾演王子的最佳人選。相反地,人們覺得二十年前上映的那部《魂斷梅耶林》中的王子就非常討觀眾的喜歡。

與梅爾·費勒的冷硬氣質不同,奧黛麗·赫本的美麗與貴族氣質像極了人們心目中的瑪麗·薇塞拉,她身上恰到好處的柔弱感,讓人們喜愛她的同時,也為女主人公的薄命感到心疼。

阻礙《魂斷梅耶林》拍攝的因素,不僅僅是容貌上的差距,也許因為是夫妻的關係,梅爾·費勒很難像劇本中要求的那樣,用神經質和暴躁的態度去對待赫本。在影片的試演過程中,導演李特·瓦克就已經感到了不對勁,他說:「當奧黛麗扮演的瑪麗向梅爾扮演的魯道夫講話時,我看不見瑪麗和魯道夫,我只看見奧黛麗在和她的丈夫梅爾講話!梅爾根本不懂得怎麼粗暴地對待奧黛麗!我得幫助他,教導他,使他顯得粗暴些。」

也許梅爾·費勒生來就不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儘管人們可以看出他對赫本的體貼和疼愛,卻絲毫感受不出他對赫本有過溫柔。關於這一點,上了年紀的李特瓦克反而更加擅長,他甚至需要手把手地教導梅爾怎樣溫柔地擁抱自己的妻子,梅爾則站在旁邊靜靜地觀看。這樣的畫面被一旁的攝影記者記錄了下來,刊登在了《生活》雜誌上。

人們對角色的看法果然阻止了《魂斷梅耶林》的拍攝,因為演員人選遲遲無法敲定,最終這個劇本只能無奈擱置。

與此同時,關於梅爾·費勒與奧黛麗·赫本並不合適的流言蜚語依然在廣泛流傳,甚至連電影製片業對這一看法也深信不疑。人們形象地比喻,說梅爾在赫本的身上栓了一根韁繩,將她牢牢牽住,人們從赫本的身上,似乎看不到銀幕上那個無憂無慮的公主的樣子。

其實,梅爾並非向流言中傳說的那樣嚴厲,他對赫本的做法只是出於好意,想要將她保護在自己的身後,沒想到卻適得其反,越是不願意面對公眾,赫本的精神就越是緊張,身體也越來越虛弱。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