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你管錢的能力,看你婚姻的結局

2018年10月09日     880     檢舉

想像一下,某天吃飯時,你老公冷不丁告訴你:「因為炒股不甚,咱們家面臨破產了」,你會是什麼反應?

寂靜無聲,茫然不知所措?

嚎啕大哭,陷入恐慌?

出奇憤怒,咆哮怒罵?

面不改色,已有下策?

不同的反應,間接說明女人在一個家的財政地位。

據調查,雖然「男主外女主內」的說法已過時,但在我國,60.7%的家庭經濟大權仍在女人手裡。

什麼樣的女人最適合掌管財政大權?這要從女人在財政大權中扮演的角色說起。

01

乖巧的金絲雀角色

見過拉著父母衣角,淚流滿面要糖吃的小孩嗎?

此刻,李甲就是。

她哭得稀里嘩啦,像小孩一樣求老公不要離開她。她老公此刻卻毫無表情,鐵石心腸要尋覓下家女人。

李甲父母為女兒打抱不平,提出分財產,鬧到對簿公堂才發現:所謂財產早已被女婿轉走。

李甲被老公拋棄,被父母埋怨,除了哭就是哭,她早已忘記她朋友圈的「曬夫筆記」,那是以老公為核心的吃喝玩樂史——今天給她買香奈兒,明天帶她游巴黎,後天給她做早飯,大後天給她製造生日驚喜。

李甲的「曬夫筆記」讓無數女人羨慕:這世上真有這樣的好男人,天上掉餡餅怎麼就砸到了她?

然而,人都是有兩面的。男人好的時候恨不得將萬千寵愛集她一身,視她如籠中金絲雀,不惜花重金給她打造黃金籠子,讓她活得金光閃閃。一旦倦了,便海嘯似地捲走了所有愛,剩下不會飛的金絲雀。

李甲這樣的人,在婚姻中扮演的是女兒角色,她享受女兒才能享受到的愛,代價是喪失了積極正向掌控情感走向的能力。

她在這段婚姻中沒有主動權,甚至喪失基本的人權,孩子、財產、老公的心,完全不在她掌控範圍內。

她的人生幸福全系在老公一念之間。她只能絕望地期盼老公不要出軌,老公將錢全部轉移,她也無能為力。他要離婚,她也只能乾瞪眼。

對李甲來說,她在親密關係中沒有成人身份,她只是個小寵物。只要老公不斷給她寵愛,她就享受寵愛。一旦老公有其他的需要,她滿足不了,就只能眼睜睜看著老公帶著一切離開。

比如,一個男人從小就生活被父母嚴格要求的家庭裡。在這個家裡,任何被寵愛的需要都是不被接受的,甚至是被父母嫌棄的。

成年後,這樣的男人往往會娶一個內心像小孩的妻子。他愛這個妻子,又瞧不起她。他內心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渴望自己內心的小孩得到寵愛,一方面他又認同父母,瞧不起自己內在小孩的部分。

他的內心是撕裂的,內在父母與內在小孩時常打架。內在父母瞧不起想被人豢養的內在小孩,而內在小孩卻渴望被滿足。於是,他會找扮演內在小孩的妻子,自己則扮演矛盾角色。

這種矛盾角色在婚姻早期以吸引為主,中後期則以排斥為主。婚姻中後期,老公會嫌棄妻子完全做小孩的角色,希望她扮演成人角色,但妻子往往無法勝任,因為她的成長過程正好相反,父母完全壓抑她做成人的角色。

要麼她的父母在成人世界很成功,但很累,付出了太多虛假人格面具的代價。於是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伊甸園;要麼他們太失敗,害怕外面的世界入侵到家裡,於是刻意給自己的女兒製造伊甸園。

無論是哪種情況,時間久了,這個女人都會害怕真實的成人世界。她會趕快找一個愛她的人嫁掉,做家庭主婦,維持做小孩的經歷。

而小孩角色,也分聽話的小孩和不聽話的小孩。李甲屬於聽話的小孩,王寶強的前妻馬蓉則屬於後者。

02

驕縱的小孩角色

亂花錢、愛購物、將錢花在娘家、轉移財產。這些特徵刻畫出一個驕縱的小孩模樣,馬蓉就是如此,她不但將大量錢財花在自己身上,還轉移財產。

對她來說,找老公要錢,花老公的錢,能讓她得到滿足,讓她感覺到自己是被嬌寵的、是被愛的。

這樣的角色性格可以追溯到她的原生家庭成長期。或許她小時候非常需要父母的愛,卻求而不得;或者父母只用錢來愛她,每次只給錢,就好像是在通過錢建立一種愛,所以她會不斷向老公要錢。

她不知疲倦地剝削老公,時間久了,老公覺得妻子是無底洞,太造錢,這時就會引起家庭財務危機,繼而有情感危機。

她理所應當地把家裡大部分錢用在婆家——自己的原生家族。這也意味著,她的內心往往沒有完成從原始家庭到自己小家的分化過程。

她的老公會有種被偷空的感覺,認為妻子沒有將心安放在自己家。時間久了就會出現各種裂痕,裂痕拉大時,老公會用某種方式抵抗,比如,出軌、吵架、存小金庫,情感因此受到衝擊。

一個人的金錢觀,也能體現TA的情感觀。

這樣的組合婚姻,註定只能在早期如魚得水。到了婚姻的中後期,如果外在經濟條件發生變化時,或者一方的需要發生改變,婚姻就難以維繫。從財權來看,這也是婚姻的命運特色。

03

拿鑰匙的丫鬟角色

根據PAC理論,世界上存在兩種媽媽,一是過分慈愛的媽媽,另一類是嚴厲的媽媽。

過分慈愛的媽媽在家庭財務上負責管錢,但只有偽財權,即記賬的權利。她們並沒有實質的管理權、支配權和錢財使用權。

家裡有多少存款,還負債多少錢她清楚;什麼時候該買柴米油鹽生活用品,交水電費等瑣事她負責。

但老公說要投資股票,她不能反對,怕老公生氣,引起衝突;老公整天炒股、玩遊戲、不務正業,由她的收入支撐家庭;

並且,她還得不停拿錢補丈夫製造的窟窿,用自己所掙的錢填那個無底洞;

這類妻子在不停地付出,她扮演的是沒有權威的媽媽角色。這樣的妻子,古往今來大量存在,她們過得很累,很傷,卻還傻傻堅持著,偶爾有覺醒出走的,卻被人不看好。

易卜生的戲劇《玩偶之家》中,娜拉摔門而去,隨即落幕,魯迅先生卻發出了「娜拉走後會怎樣」的追問。某次演講中,魯迅先生悲觀地指出,「從事理上推想起來,娜拉或者也實在只有兩條路:不是墮落,就是回來。」

不過,如今大清朝早已滅亡,出走的娜拉們往往憑藉自己的實力,也能活成女王。

04

嚴厲的媽媽角色

很多女人會有一種誤解:管錢=管住男人。

她會覺得,只要男人的錢和經濟命脈都掌握在自己手上,男人就算變壞了,女人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然而,女人太過嚴厲,老公就會見縫插針、千方百計存小金庫。他準時交薪資單,但為了逃避妻子不斷的「剝削」,讓自己有支配錢的權利,他不可避免地想存私房錢。

認為能管住男人的錢就有安全感的女人,內心的安全感其實非常不足,她們活得非常焦慮、非常害怕。這種安全感的缺失,要麼是對金錢的安全感不夠,要麼就是對情感的安全感不夠。

對金錢的安全感不夠,往往因為在原生家庭時期,她對錢產生了過多的焦慮感。可能她的父母對生存的憂患意識過強,或者從小家裡就很貧困,又或者以前很富裕,後來很窮。

總之,一方面,可能是種種與錢有關的因素讓她產生情感創傷。所以她格外在乎錢,把安全感建立在了財務安全上。這種觀念深刻影響了她,讓她認為如果不掌控錢財,如果家庭沒有幾百萬,當意外來臨,就是滅頂之災。

另一方面,由於情感方面的安全感缺失,她又害怕不掌管老公的錢,他會把錢花在找小姐養情人之類的地方。如果把丈夫的錢控制嚴格一些,他想情感出軌就會很艱難。

這樣過分嚴格的控制,往往會造成與丈夫情感的對立。我們管住了錢的窟窿,但情感銀行的窟窿卻越拉越大,這種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無異於亡羊補牢。

05

成人式的女主人角色

女主人角色是成人式的。這樣的女人往往善於馭夫之術,能把握好分寸,不極端、不霸權。

聰明的女人都懂得留白。即使手中拉著一個繫著黃金風箏的線,她們也不過分緊張,患得患失。

李艾的老公不但及時上交薪水,就連平日裡掙的外快錢也會心甘情願如實上交。這讓「祥林嫂們」羨慕不已,也讓「王熙鳳們」吃醋不已。「王熙鳳們」雖諳管錢之道,卻並不太尊重賈璉們。

她到底有什麼魔力,能讓老公心甘情願交出財政大權?

她把家當成一個公司去經營,管理得井井有條,不但管錢,還讓錢升值;不但讓錢升值,還讓人升職。

她懂得如何把金錢最大限度潛能的開發,教育基金,投資基金,移民基金,生活開銷,分門別類管理。

她不過分「摳」——沒收男人的薪資單;她懂得放——讓老公持有一定的金錢額度。

李艾說:如果你太弱,男人會覺得你什麼都要他操心,心生嫌隙;太強太控制,男人會覺得,你不尊重我,我也不尊重你。

婚姻只有張弛有度才能持久。同樣,鬆弛有度的管錢方式才是婚姻持久的良藥。雙方需要商定金錢的使用規則和底線,在堅持原則情況下互相尊重,發展自我並協助對方的發展。

這樣的女人才是婚姻的女主人。老公才會倍加珍惜和尊重她,放心地把財政大權委託於她。

只有這樣,男人才能放心掙錢,不斷給家庭金庫錦上添花,是為「活水」;女人也才能真正發揮她的管錢能力,把錢用到刀刃上,是為擴建「蓄水池」。夫妻如此互動,家事和諧,財源廣進。

亦舒在小說裡寫過,「女人一生所求要麼是很多很多的愛,要麼是很多很多的錢。」能做到愛和錢齊活的,非成人式的女主人角色莫屬!

文 | 心之助資深作者 Miss柳 盧悅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