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家人擺臭臉,是不幸的第一步,好的婚姻裡,都有張好看的臉。

2018年10月08日     11298     檢舉

白瓔導讀:

人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一張微笑的臉,就算是假笑,也能給人三分溫情。

對家人擺臭臉會導致什麼後果?又會對家庭關係有什麼影響呢?

跟白瓔一起來看看:

好婚姻裡,人人有張好看的臉。

壞的婚姻,則相反。

以前有個男同事,特別喜歡加班,每次有出差任務都搶著去。

有次我問原因,他長吁短嘆:我老婆那張臉啊……

他老婆我見過,一笑倆酒窩,挺好看的。

「那是對你,」同事說,「對我一年也笑不了幾回,整天擺著張皇后臉,又冷又臭,好像我欠她幾個億一樣,我每次一看見就覺得冷風嗖嗖的。」

「還整天抱怨我不跟她交流,你看看,就這張臉,你願意跟她說話嗎?」

他拿出手機上偷偷拍的照片給我看。

我看了一眼,嚇了一跳,真的是好難看的一張臉——凶,丑,苦,怨,嫌棄,不滿,不耐煩……

明晃晃地寫著「離我遠點」四個大字。

同事說,老婆是個特別情緒化的人,一點小事就在心裡過不去:父母生病、在單位被主管說一句、網購買的東西不合意……她都會馬上在臉上掛出來。

以前他還試著去開導,但每次他一開口,她就炸了,溝通不成還要吵一架。

他索性就離遠點。惹不起就躲著唄。

「其實我老婆對家付出不少,我挺感激的。當然我對她也很好,每天給她做早飯,孩子小時候我帶得比她多。

但她這種性格實在讓人難受,一點不滿意就甩臉,總好像全宇宙都對不起她,搞得家裡特別壓抑。

我兒子現在都不愛說話,八歲的孩子,有時候一晚上都不說一句話。」

他說已經對婚姻不抱希望,湊合著過一天算一天吧。

特別悲涼。

這是男人。換做女人,可能根本湊合不下去。

曾有個女讀者找我。

她老公也是那種兩面人——在外面談笑風生,一回家滿臉冰霜。

她說結婚十年,基本都是看著老公的臉色過日子的。

而他的臉色就沒怎麼好過。

她本來是個話多的人,喜歡細細碎碎地跟家人分享點滴見聞,但常常,她說很多,他板著臉不回一句。她說得興高采烈,他冷冷看她一眼,讓她覺得自己特別沒趣。

慢慢地,她就閉了嘴。有時想說什麼,一看到那張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臉,也硬生生憋回肚裡,幾乎憋出內傷。

每沉著臉,她都覺得是自己做錯了,下意識地去試探,去討好。

心特別累。關鍵是還沒效果。她怎麼努力,都改變不了他那張難看的臉。

她說現在一看見老公就胃疼。

「這個家太負能量了,沒有愛,沒有溫度,沒有交流,這麼下去我要得憂鬱症。」

她說受夠了,想離婚。

我隨後跟她老公聊了一次。

這個愚鈍的男人居然對老婆的痛苦完全不以為意:

「她老拿這個說事。怎麼了就要離婚?我又沒打她沒罵她,我說什麼了就傷到她了?」

我說:

「先生你聽好,並不是只有話語和拳頭才傷人。對愛你的人來說,一張難看的臉就是毒,是霧霾,天長日久也能讓人生病。 」

有一個詞,叫表情暴力。

很多人都在用這種暴力傷害著最親密的人,自己卻不以為意。

你工作不順,你心情不好,你受了委屈,你心存怒氣,你在外面不敢表達,就在家裡掛起一張喪臉,給愛你的人看。因為這些人是安全的,不會因為你臉難看而離開你,甚至還會小心翼翼討好你。

可是你低估了這種表情暴力的殺傷力。

你擺出一張難看的臉,貌似與別人無關。但事實上,它消耗著愛人的熱情,消解著關係的親密,消滅著家的美好。

壞表情帶來壞心情,壞心情導致壞關係。

對家人擺臭臉,是一個家開始變壞的第一步。

胡適說:

「世間最可厭惡的事莫如一張生氣的臉;世間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氣的臉擺給旁人看。」

一點沒錯。

人是社會動物,對表情都特別敏感。

尤其女人。別人微微一個蹙眉一個抿唇,她都能敏銳地感知到對方情緒變化,進而引起自己內心波動。更別說一張明晃晃的臭臉了。

我們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但如果陪在身邊的是張尖酸刻薄的臉,那麼兩個人的孤獨,還不如一個人過。

我們也說「夫妻間要多多溝通」,但是懷著敞開的心、和顏悅色地溝通,和一臉怒氣怨氣氣勢洶洶地溝通,效果肯定截然不同。

世間多少夫妻,都是把最好看的臉給了外人,最難看的臉留給愛人。

於是一個本應歡聲笑語的家,變得沉悶壓抑。

一個本應是彼此避風的港灣,變成了把人逼瘋的深淵。

其實生活不易,怨氣怒氣憋屈不滿,人人心裡有。

但是請記住,那個枕邊的愛人,不是你的垃圾桶出氣筒。

人家和你在一起,不是為了看你那張臭臉的。

顏值再高的臉,整天眉頭緊鎖既怨且怒,也是醜,也是沒人喜歡看。

如果你在外面不開心,那麼請在進家門前調整好心情,把垃圾情緒扔掉,帶著好臉色見家人。

如果你是因為家人不開心,那麼請心平氣和地去溝通解決。不要看到飯沒做好,就拉下臉不說話。看到房間亂糟糟,就甩臉給愛人看。

擺臭臉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會讓家裡陰霾遍布,天長日久,集體生病。

我小時候,特別喜歡去小姑家玩。

以前沒想過為什麼,今年夏天又去,我忽然懂了。

小姑和姑父都是大學教授,也都是樂天派,倆人臉上總是特別平和、喜悅,好像從來沒為什麼事發愁過。

尤其小姑,她說話慢,又溫軟,眼裡總有笑意,連做飯時表情都是愉快的。

我覺得她像一個春天,周身都是暖洋洋的氣息,而且是敞開和接納的狀態,你彷彿隨時可以靠近她,和她一起聊天唱歌講笑話。

我是很少跟別人講心事的人,但坐在小姑身邊,很多心裡話不知不覺就脫口而出。

她和姑父的交流就更輕鬆隨性,一顆奇怪的瓜子倆人也能樂呵呵地研究半天。

有個細節,特別小,但我看了很感慨:

小姑在臥室喊姑父名字。姑父在客廳應了一聲「哎」,下意識地看向臥室。

其實姑姑是看不到他的,但姑父臉上不自覺地帶著微微笑意,是那種「你說什麼,我都願意聽」的感覺。

我當下就想,如果天下夫妻都能給對方一張這麼好看的臉,那可能一大半的婚姻問題就都沒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