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自律到極致的人,才是最可怕

2018年09月21日     258677     檢舉

水墨導讀:

一個人如果可以做到自律那便是人生最高的修養,毋庸置疑,自律是所有成功人士的特點之一,他們將所有事放到前面做完,

他們不逃避困難,不選擇退縮,當然,並不是自律的人都一定會成功的,但成功的人,基本都是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也能嚴於律己,

約束自己。多少人羨慕著別人的身材與樣貌,羨慕著別人的成功與精彩。

但是當瞭解到其背後付出的艱辛和近乎殘酷的自我管理後,又迅速打起了退堂鼓。在渾渾噩噩、隨波逐流的日子裡,繼續毫無意義地耗費生命。

以為自由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後來才發現自律者才會有自由。

當一個人缺乏自律的時候,他做的事情總是在受習慣和及時誘惑的影響,要麼就是被他人的思想觀念所擾,幾乎永遠不可能去做內心真正渴望的事。

你會發現:那些自律到極致的人,都擁有了開掛的人生。

心理學家曾經總結過這樣的規律:

自律的前期是興奮的,中期是痛苦的,後期是享受的。

但有沒有發現,大部分人都在自律的中期——痛苦期徘徊太久,以至於把痛苦當作是自律。

而當你自律到極致,你會發現:自律能夠帶給你發自內心的平靜和享受。

因為你知道,自己在一天天地改變,自律已經變成了一種深入骨髓的習慣。

單從體格上來看,一個放任自由的帥小夥,一不小心變成了只能演發福大叔的中年人。

一個從20歲出頭開始演硬漢的男生,30年後依舊能保持著自己硬漢本色。

當你的生活被「情緒」、「懶散」和「慾望」佔據的時候,你可能就會生活的毫無秩序,活成成一團混亂不堪的情緒,活著一灘毫無節制的肉。

為什麼自律的人生,可以像開了掛一樣,但現實中,卻很少有人做得到?

因為自律意味著你必須有所放棄,不能全部都要。

就像你想要保持完美的體型,維持身體的健康,你就必須和垃圾食品說再見,你不能肆無忌憚地吃麥當勞和肯德基;

就像你想要成為學霸,拿到獎學金,那舍友半夜三更還在玩遊戲,談戀愛煲電話粥,你就不能如此放縱;

就像你畢業後想要擁有自己的事業,那你必須在週末的時候,繼續加班研究自己的感興趣的領域,同事發起的聚會,你都得加以拒絕。

這個世界上,太多事情是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你必須有所放棄。

但人做為一種社會性動物,十分厭惡損失帶來的陣痛感。

一個人得了2000元錢和丟了2000元錢對內心的衝擊,哪個更大?顯然,丟錢衝擊更大,真可謂「相同得失,不同影響」。心理學研究表明,同樣的得失,「失」的影響是「得」的兩倍由此看出,人對損失更敏感。這就是「損失厭惡」。

基於這樣的一種本性,很多人不斷被它牽著鼻子走。

於是我們一邊狼吞虎嚥地吃著垃圾食品,一邊幻想自己擁有八塊腹肌;

一邊和舍友通宵達旦地LOL,一邊期盼著期末考試可以門門功課都過90分;

一邊和同事周周出去KTV遊山玩水,一邊希望自己能夠在30歲前實現財務自由。

這樣的痴人說夢,你不知道做過幾次?

知乎上曾經大熱過這樣的一個回答:

既然整天不思進取,渾渾噩噩,沒有半點目標可言,就不要做什麼英雄式的夢,好好地甘於平庸。既要前程似錦,又要毫不費力,你怎麼不上天?

年輕的時候,我總以為什麼都想要,都後來才發現,真正厲害的人,懂得為人生做減法,知道哪些東西不該要,哪些東西即使拼了老命,也要去爭取的。

自律這件事情,不僅僅侷限於肉體或者是時間。

更重要的是,思維模式的修正和改變。

只有思維轉變了,才會從時間,精力,情緒和身材各個方面,都形成「自律思維」。

自律本身就是一件艱苦的事情,因為自律意味著你需要和自己的天性作鬥爭。

這些天性包括「懶惰」,「好吃」,「貪婪」和「憤怒」...等等,是對自己慾望的節制。

所以自律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反,它非常艱難。

就像我們常見的各種21天打卡訓練營,最終堅持下來的,都不到1/3。更別說,當把時間軸拉長,拉到100天,或者更長的時間線上,能堅持下去的倖存者,還有多少?

以前總覺得,人生苦短,應及時行樂。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不風流枉少年。

直到後來,我漸漸發現:

每一個不自律的行為,都會給你帶來更大的痛苦。

長期暴飲暴食、缺乏運動,會讓你不得不為自己的健康付出代價;

熬夜打遊戲、刷微博,帶來的是第二天的無精打采、渾渾噩噩;

沒有目標、得過且過,會讓你迷失方向、日漸空虛。

設計師山本耀司說:

我從來不相信什麼懶洋洋的自由。我嚮往的自由是通過勤奮和努力實現的更廣闊的人生。

我要做一個自由又自律的人,靠勢必實現的決心認真地活著。

不要做慾望的奴隸,自律可以令我們活得更高級。

成為自律的人,共勉。

水墨結語:

有人曾說過:如果你不想平庸下去,那麼請從自律開始,對自己狠一點,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也保持自律,堅持下去。

影片來源:電影激戰

文章來源:貧困百姓,版權屬於原作者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