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徐克的前妻,把丈夫當兄弟,活出女人的霸氣,連奕舒都祟拜她

2018年09月11日     8853     檢舉

今天這位是著名電影製片人、出品人施南生。

她半生精力只做了兩件事:愛徐克、做電影。

愛情和夢想交織而生,做自己卻成了香港電影黃金30年最重要的幕後推手。

女人有很多種活法,但往往難以兩全。

有些人活於面子,有些人活於里子。很少表里兼得。

有些人活得討男人喜歡,有些活得討女人喜歡。很少能男女通吃。

但有一個女人例外,她什麼也不在乎,一輩子不討好誰,就愛她所愛,行她所行,卻八面威風、誰見誰愛。

哥哥張國榮叫她「阿姐」,把94年演唱會的小紅鞋轉贈給她。

林青霞跟她做了一輩子朋友。

毒舌師太亦舒公開說是她的頭號粉絲。

倪匡在她面前服軟:「她不僅長得比我高,IQ和EQ都比我高。」

情敵王祖賢到美國避難,唯一願意打跨洋電話說心裡話的就是她了。

她叫施南生,鬼才徐克的前妻。

左三:施南生

不過很少人稱她徐克前妻,因為在香港影視圈,甚至整個上流社會,施南生這個名字比徐克更響亮。

2017年1月,施南生拿下2017年柏林電影節「攝像機獎」。

這幾乎是所有電影人奮鬥的至高榮耀。這個獎項從1986年設立以來,只有三位華人獲得過,除了演員鞏俐、導演許鞍華,就是電影人施南生了。

徐克導演了30年電影,施南生都是製片人兼出品人。

《我愛夜來香》、《女人不壞》、《倩女幽魂》、《黃飛鴻》、還有最近的《西遊伏妖篇》都是他們雙劍合璧的作品。

徐克的電影離不開施南生,但施南生合作的導演不止徐克。整個香港最難搞的大導演,都爭著請施南生製片、出品。

施南生是香港電影界德高望重的大姐大、香港寰亞電影的前任副總裁、香港東方電影集團的資深顧問、香港電影工作室的總裁。

《無間道》、《英雄本色》、《通天帝國》……也是施南生監製出品的。

可以說,喜歡看香港電影的人,看過《無間道》、《英雄本色》、《通天帝國》的人,有意無意間,已經在電影里和施南生交過手了。

是施南生,推動了香港電影黃金30年的發展。

有人說,施南生做電影,是因為喜歡徐克。

當然不是。

施南生從小就是一個特別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的人。

15歲,父親從香港送她去非洲加納讀書,她覺得不好,自己考去英國寄宿學校讀書。

22歲,大學畢業進了公關公司,做得特別好,別人高薪挖她,但她不喜歡,從此不再干宣傳。

別人問她:「為什麼?」施南生說:「不喜歡的工作不能做,萬一做好了,再給我開高薪水,我又不好意思好好做,到時候怨氣衝天,沒幾年就變大姐了。」

做電影,是因為從小就喜歡。施南生曾說:「我媽媽喜歡好萊塢電影,小時候每次只能帶一個孩子去看電影,每次都是我最先站起來。所以我看到了所有好萊塢電影。」

只能說,施南生、徐克和電影,是天時、地利、人和碰到了一起。

早年施南生還在英國讀書時,常常跟一個發小通信。

發小也學電影的,在信里不止一次提到過「徐克」,當然也講過很多跟徐克合作的趣事,溢美之詞頗多。

1977年,26歲的施南生回到香港,跟發小約吃日料。他們邊吃邊聊,聊到電影,聊到徐克。說時遲那時巧,徐克也在那家日料店,剛好從旁經過。

徐克應該聽到了那句讚美。隔一年,徐克決定拍電影,打電話給施南生:「你願不願意來我這邊?」

施南生問:「幹什麼?」

徐克說:「拍電影。」

那通電話,簡單直接,這兩個人一樣喜歡電影的人也簡單直接。來了就搭建工作室,拍起電影來。

那時候,徐克那個工作室,就是一個七人小組,除了施南生,其他都是搞電影創作的。

還好施南生是個全才,什麼都乾得來。出去拉片酬是她,打電話約藝人是她,簽機票是她,摳預算是她,端茶倒水、打掃衛生還是她。

施南生自嘲:「我就是他們的管家婆。」

但就是這樣的條件下,施南生開始了《黃飛鴻》系列、《倩女幽魂》、《新龍門客棧》、《龍門飛甲》、《七劍下天山》一系列大片的製片和出品。

還因為英語、法語講得好,把香港電影帶到坎城電影節,引到海外市場。

這樣八面威風的大姐大,在工作跟徐克互相看對眼。

在人前,想做崇拜徐克的小女人。

施南生叫徐克「老爺」,說「工作上我都是聽老爺的。」又說:「他總是有很多很多的想法,他永遠在求新創新,他每一次都要重新來過,讓我碰釘子。」

私底下,又是她比較成熟穩重,承擔更多,讓徐老爺能做回小男孩。

徐克那麼硬氣的爺們,在施南生面前成了小男孩。他們年輕時僅有的生活照,施南生從來都是女上位。

愛上才子的女人,必須足夠強大,為他撐起一片天,為他披荊斬棘,為他善後收尾。

徐克做夢,施南生做事。他導演,她宣傳。他只要藝術,她必須精打細算滿足他的需求。

是施南生的八面玲瓏、十項全能,保護了徐克的天馬行空和無拘無束。

毫不誇張地說,沒有施南生,就沒有徐克。

坊間稱徐克為徐老怪,一個那麼硬氣的男人,拍女人竟然拍得比女人還好。

女人喜歡看徐克拍的女人,是因為他不物化女人,不看低女人,不用世俗的框架套住女人。

拍最傳統的《梁祝》,徐克都要把祝英台拍成一個可愛的女漢子,除了女扮男裝,還要不孝、叛逆、像假小子,比起渴望愛情更渴望自由……

這一切,是因為朝夕相處的施南生,本來就不是一個傳統女人。她亦中亦洋、雌雄同體,女人的漂亮外表,男人的大氣幽默。

徐克也拍世俗生活中的女人,但這樣的女人往往帶給男人不一樣的力量。

最典型的是《黃飛鴻》的十三姨。十三姨本來是虛構的,相傳是一個習武的廣東女子。

但鏡頭下的十三姨,卻是一個海歸、才貌雙全,一面跟黃飛鴻相愛,一面教黃飛鴻說英語,伴他走遍大江南北,更助他一臂之力,讓他在民族事業上如虎添翼。

拍這部電影,是1990年左右,徐克和施南生相戀十年。1991年放映,之後徐克首次拿了金像最佳導演。

徐克在電影里甚至表達這樣一種觀念:沒有十三姨,就不會有說冷笑話的黃飛鴻。

沒有施南生,也就不會有拿金像獎的徐克。

現在看來,拍這部片的徐克滿含愛意,這部片是他寫給施南生的情書。

徐克曾說:「施南生拓寬了我對女人的想像。她有時大刀闊斧,有時非常智慧;相當樂觀,拿得起放得下。我覺得好女人不是一個學校,是一個世界,她打開了一個更大更廣的世界給我看。」

施南生,是徐克的靈感繆斯。

但也因為常常拍女性電影,徐克身邊從來不缺頂級女星,從來不缺花邊新聞。

常常有記者逮著施南生就問那些緋聞,施南生只說:「我知的,都不是事實;我不知的,就不知了。」

她跟徐克在一起30年,徐克那些鶯鶯燕燕,她不是不知。

拍《倩女幽魂》時,她看出徐克看王祖賢不對勁,以「氣質不適合」拒絕了王祖賢,但徐克堅持,她還是為藝術讓步,後來還能跟王祖賢成摯友。

後來徐克跟葉倩文傳緋聞,她知道他們真的有鬼,氣得一個人飛到國外,消失十多天。

1996年,他們戀愛長跑了18年,徐克給了她一紙婚書,代表浪子回頭,她這麼酷,原本不要結婚這麼俗的收鞘。

但最終還是像她的好朋友張艾嘉說的:「徐克是她的情劫,平日裡再怎麼英明神武,只要他對她笑笑,她就乖乖做回他身邊的女人。」

他們是千年難得一遇的靈魂伴侶、戰友和朋友,但也沒有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2008年,徐克的《女人不壞》在北京巨星開記者會時,主演周迅、桂綸鎂和張雨綺送金玫瑰給徐克。

徐克轉頭送給坐在台下的施南生,深情地說:「金玫瑰送給最好的女人,你永遠是我眼裡最好的女人。」

也是那一年,徐克被拍到跟女助理逛超市、吃日料。出軌難說,但移情是鐵板定釘。

記者第一時間打電話向施南生求證,她很平和地說:「你說得這麼有趣生動,不過我不想回答,謝謝。」

後來,還有記者揪著不放,當面問施南生,施南生只是說:「我們分開了很久了……」

記者追問徐克是否出軌,施南生說:「給你個標準答案吧。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不關跟第三個人的事。」

愛過,不悔,不怨,不懟。

外界會一直好奇施南生和徐克有沒有離婚,是因為一面拍到徐克約會女助理,一面看到施南生和徐克在公開場合攜手共進。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