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考上清華,媽媽卻被踢出群組,好的教養和學歷無關

2018年09月10日     27768     檢舉

白瓔導讀:

被踢出群組的郭女士,她用的是微信,看到那張她被踢出群組的圖,都可以感覺得到她的震驚與傷心,還有疑惑。

但女兒都能上大學了,她的年紀也不小了,為何她還會不知道原因呢?這便是她修養的欠缺。

跟白瓔一起來看看,她為什麼會被踢出去:

前幾天,一個熱搜頗具爭議:

郭女士被踢出了老同學群組,原因是:她在群組裡曬出了女兒的清華錄取通知書。

乍一看,好像是這個班長莫名其妙,胡亂踢人,然而這背後是有隱情的。

據郭女士的同學爆料,「她整天在班級群裡發女兒的事,不是學習照,就是成績單。這次,她又發了一張女兒的清華錄取書,這就罷了,居然還配上這麼一段話『清華的錄取書就是大氣!』班長會踢她,也是順應民意了!」

事後,郭女士還忿忿不平地質問班長,「我只是曬了女兒的清華錄取書,憑什麼踢我出群!」結果發現,自己已經被對方封鎖了。

據說,班長的兒子今年也參加了高考,但是發揮的非常一般。

這件事,網友們幾乎一邊倒地支持班長:

「這是班級群,還是你的裝厲害群?」

「不知道班長正難過嗎?還傷口上撒鹽?」

「女兒智商這麼高,當媽的情商這麼低?」

如果要我做個評判,我覺得是班長錯了——怎麼踢這麼晚?!

我是班長,早TM把你踢到西伯利亞去了!

你永遠都不知道一個忍無可忍而爆發的人,其實一直在對你一忍再忍。

2.

班長為什麼會生氣?

自己的孩子沒有考上理想學府,這時候看到別人家小孩的喜訊,難免會惱羞成怒,這是淺層原因。

而深層原因是,同一個起跑線開跑,自己的教育成果卻被同班同學碾壓,班長的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暴擊。

有人說,這不是見不得身邊人好的「陰暗心理」嗎?

是的,「見不得身邊人好」是一種病,得治。問題是,這病我們正常人都有。

同一個部門的,Mr.張年紀比你小,晉陞卻比你快,不氣人嗎?

你的閨蜜,比你醜比你矮,找的男朋友神似王力宏,不氣人嗎?

隔壁老王,一個月炒股賺的錢,比你半年搬的磚都要多,不氣人嗎?

「見不得身邊人過的比自己好」,這種心理真的再正常不過了,無可厚非。

就西門君而言,說句實在話,我也不希望同班同學混的太厲害,顯得好像我跟個loser似的。當然,也別混的太慘,這也是發自肺腑的話,畢竟找我借錢也是很煩的。

說回來,「陰暗心理」固然還是不討喜的,但更不討喜的,還是那些為裝厲害而裝厲害的人。

田朴珺在《奇葩說》上就曾有一句被人詬病不已的話:「今天這個社會,但凡能活得讓人嫉妒,就別活得讓人同情。」

這個逼,我給九十九分,多一分怕她驕傲。

白富美出身,又嫁給了王石這個億萬富翁,田朴珺無疑是人們口中的「人生贏家」,但是,如果自己標榜自己是「人家贏家」,那就略顯荒誕可笑了。

說來,也不得不佩服高曉松老師接過的話茬:「但是如果能活得讓人喜歡,就不要活得讓人妒忌。」

這句話的絕妙之處,不止於對仗工整,更是它道出了為人處世的哲理——

炫耀也許會讓自己獲得了一種低階的心理滿足,但會同時招來妒忌和不必要的麻煩。贏了虛榮,卻輸了人心,實在不值當。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莫裝厲害,裝厲害遭雷劈。如果你還安然無恙,那只是因為劈你的雷還在路上。

3.

台灣作家劉墉曾說過:「失意人前,勿談得意事。得意人前,勿談失意事。」

之前就聽說過一個新聞,一位中年男人在喪子的婚禮上和朋友分享兒子陞遷的近況,結果被「暴打出門」。

你不分場合和時機炫耀的樣子,真的很醜。悶聲發大財,不好嗎?

自己的女兒考上清華,這固然是值得慶賀的事,但是這份喜悅,完全可以用更含蓄的方式去抒發。

比如,發完清華錄取書的照片,再補發一個大紅包。畢竟「拿人家手短」,同學們再不爽也不會和錢過不去的。

或者,壓根就別主動說,等同學們聊起孩子的高考成績,再輕描淡寫說一句:「她上了一個還不錯的學校......忘了,好像是清華吧。」

看看人家王健林是怎麼吹噓自己的:「我先定個小目標,比如賺它一個億!」

無形裝厲害,才最為致命。

最後,心疼一發郭女士的女兒,以後「媽媽炫耀清華錄取通知書結果被踢出群」的陰影,這大學四年恐怕是揮之不去了。

自己沒情商,丟了自己的臉不說,還拖累了孩子的口碑,典型的「坑娃型母親」!

雖然西門君尚未成家,可能在教育方面沒有什麼話語權,但是這句話,我一定要和各位已為人父母的朋友說——

無論你的孩子在你心裡是多麼金光閃閃的主角,在別的家長的眼裡,ta就是個龍套而已。

她也是犯了人與人交往中的大忌:沒有分寸感。

即便是熟人,也需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因為有了這個距離,才會有讓自己迴旋的餘地,才不至於被他人決絕相待。

然而現實是,就像《巨嬰》所揭示的那樣:

很多成年人,其實並沒有邊界感,他們把很多東西都混為一談。

早些年我去芬蘭,第一感覺是,芬蘭人很「冷漠」:

我在捷運上,發現一位男士身邊有座位。

可我剛坐下,他就起身離開了,到更空的地方去坐。

一連好幾天發生這種事,我有點鬱悶,問嚮導:「我看著像壞人嗎?」

嚮導笑笑說:「你誤會了,這是芬蘭人的習慣。」

原來,他們乘坐公車、捷運時候,哪怕只剩一個座位,都不會坐在已經落座的人身邊。

偶爾有外地遊客傻乎乎地坐下來,身邊的人也很有可能會立即起身,再去另尋座位。

這種「看似冷漠」的做法,或許會讓很多外地人覺得冒犯、尷尬,但卻是芬蘭人分寸感的體現。

距離產生美是一種大智慧,潛台詞是「為你著想,互相體諒」。

人與人之間,保持一定距離,給彼此呼吸的空間,其實雙方都會舒服很多。

我不禁想起,小時候我跟我爸出去吃飯,他寧肯多等一會,也不會選擇跟別人拼桌。

他說,吃飯是個私密的事,我們坐在別人身邊,會讓別人感到不自在。

吃完飯,他還會主動收拾好餐盤交給服務員。

這是他處世的分寸感,體現著顧客不自居為上帝的謙卑。

在人際交往中,有多少關係就毀在交淺言深,通俗點說就是「不拿自己當外人」。

而其中最容易被忽視的,就是跟最親近的人,失了分寸感:

因為是爸媽,所以可以隨便翻看女兒的日記本、信件;

因為是親戚,所以可以招呼都不打就來家裡留宿、蹭飯;

高考結束那陣,一位讀者朋友跟我說:孩子上大學了,終於可以放心離婚了。

她們兩口子和婆婆一起住,婆婆好面子,自以為在二線城市買了房,總變著法炫耀。

今天邀請大姨來住,明天讓嫂子來吃飯,就為聽人家誇一句「家裡真闊氣」。

她為了保全家裡人的面子,一再忍讓,賠著笑臉。

後來,她發現一個根本不熟的親戚,居然用她的擦臉毛巾擦腳,忍不住大聲抱怨了兩句。

沒想到老公大為惱火,當即讓她滾,說不給家裡人留情面,是給他丟人。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