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小就想進豪門,嫁總統夫瘋狂花錢,直到被富豪拋棄後,才真正活出自己

2018年08月04日     2830     檢舉

白瓔導讀:

賈姬是個十分總明的女性,她的人生活得很有目的性,她為自己設下一個又一個目標,照著這些標準在選對象、在生活,卻迷失在金錢的奢華中,失去了自己,大把大把花著男人的錢,直到被拋棄後,她才找到了自己。

一起來看看賈姬的故事:

在美國的時候,有個老外這樣羞辱過我。她說:我覺得你們中國人特沒勁,所有人都想要整齊劃一的人生,沒有半點個性。

我當時被氣得臉紅脖子粗,但仔細想想,她說得不無道理。

在美國讀書的中國女生,各個聰明獨立,但就是很迷茫。

高中上省重點,大學讀全國重點,出國讀世界重點,大三要集齊大投行的實習,畢業要進金融行業。24歲前讀完碩士,27歲前當上Associate, 30歲前當上VP。30歲前要結婚,老公也要是精英,然後買房、買車、生兩個孩子。孩子要上國際學校,或者乾脆生在美國,將來再上常青藤。

讀書-常青藤-嫁精英-生娃-常青藤。

本質上,這和「放羊-娶媳婦-生娃-放羊-娶媳婦」的循環並無二致。

可這種咬合到嚴絲合縫的設計,愚蠢到可笑,因為人生唯一不變的就是「無常」。

完美名媛半生路

上世紀有位世界著名的名媛,過上了人人豔羨的「完美」人生。出身名門和名校,老公是總統,有著一兒一女漂亮的孩子。但是一聲槍響卻「中斷」了她的完美生活,「完美」人生分崩離析。她就是肯迪尼總統的妻子,賈桂琳賈姬。

賈桂琳出生於紐約一個富有的家庭,從小就接受一整套「貴族小姐打包課程」,馬術、閱讀、古典芭蕾樣樣不落。

當媽的更是竭力培養女兒。她為了鍛鍊賈桂琳的外語能力,堅持晚餐時用法語交流。

為什麼是法語呢?因為賈桂琳娘家一直假裝自己是法國貴族,還特地購置了14英畝的大公館,給自己造了個假頭銜。

但其實賈桂琳的生父是華爾街一個股票經紀人,嗜酒好色,經常調戲女性。

沒多久暴發戶父親就破產了。媽媽帶著她們姐妹倆,改嫁給紐約富豪。她們的繼父是標準石油家族的繼承人,投資銀行家。從此兩人一舉成為白富美,躍升上流社會。

18歲時,她被媽媽推入紐約社交場。當年的《名利場》等雜誌對她爭相報導,她成為紐約炙手可熱的名媛。

賈桂琳和妹妹李是她們那個時代最奪目的姐妹花。交往的男人非富即貴。

後來她做了記者,遇到總統,成為了第一夫人。

在那個以「丈夫」定義女人價值的時代,這應該是一個紐約名媛教科書級別的歸宿。

不過她和甘乃迺並不相配:她喜歡藝術、室內設計和時尚,對政治毫無興趣;但甘乃迺卻是標準政客,熱衷權術人情。

但甘乃迺家族和「第一夫人」的光環對於賈桂琳簡直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如飛蛾撲火一般,她跳入了「完美」。

很快,這場婚姻就成了對兩個人的折磨。

賈桂琳親討厭白宮的繁文縟節,更想跟家人待在一起,甘乃迺則痛恨賈姬的奢侈。賈姬在1961年和1962年的個人花費超過了她丈夫每年10萬美元的薪水,其中大部分用來購置服裝。

有一天,當一位議員走進橢圓型辦公室時,狂躁不安的甘乃迺給他看賈姬用來購買衣服的4萬美元賬單:「如果你的妻子這麼做,你會怎麼辦?」

甘乃迺身體一向不好,父親生病後,他更加擔心自己健康。內憂外患下,他更加放縱自己,與各種女性瘋狂交往,甚至和瑪麗蓮夢露鬧出緋聞。

賈桂琳賈姬卻決心將「完美」生活進行到底。她對總統的風流韻事不為所動,興致勃勃地購置漂亮的衣服和家具,裝修白宮。

她壓抑著天性,活成了白宮的洋娃娃。

也許,那段童年往事像烙印一樣深深打在賈桂琳心口。她努力維持上流社會的身份,也許為的是滿足媽媽的期待——成為一個「貴族」。

這綁架了賈桂琳一生。甘乃迺離世後,她下嫁希臘船王。因為窮奢極欲得罪了船王和他的子女,船王離世前就想跟她離婚,離世後只給她留下微薄的財產。而改嫁又使她失去了甘乃迺家族的撫卹金。

到了45歲的時候,賈桂琳終於想明白了,成為出版社的一名編輯。她說,這是這輩子她第一次做自己。

她拿著1萬美元的初級編輯年薪,但晚上也會在家辦公,週末還加班。

圖書編輯的工作她一做就是18年,直到她離世前,一共出版了百餘本圖書。

這個紐約名媛,終於在人生晚年,放棄了「完美」。

還好,她趕上了末班車。

60歲的她,成為了一個紐約女郎。年薪10萬美金。

1994年,65歲的賈桂琳離世。

人們記住她那件染血的粉色套裝,但或許她心中留下的是在紐約街頭那行色匆匆的自己。

忙於焦慮,無暇生活

對於「完美」的深度執著,前些年我還在一個姐姐身上看到過。

她是個上進的學霸,25歲的時候,如願以償地考上了理想學府的博士生。

不料,在註冊報到那一天,她就後悔了。看著滿校園的少年少女,她覺得自慚形穢;再對比一下同齡人,又發現自己除了學歷,一無所有。

別人有車有房有對象有孩子,小日子過得風調雨順,而她卻在這個屬於「年輕人」的地方,死皮賴臉地混日子。

每到夜深人靜,大腦裡那團亂麻就結成了一塊又一塊沉重的石頭,壓在她的心口上。

她怕找不到對象,以後孤獨終老。

她怕就算找到了對象,卻手頭拮据,在貧困線上掙扎,買不起車和房。

她怕即使有了對象和車子房子,卻因為年齡太大而生不了孩子。

如果拿到了博士學位,卻還沒能擁有這些「每個人都應該有」的東西,不就成了別人的笑柄嗎?

從前那份野心勃勃的學術熱情,被沉重的焦慮翻來覆去地碾壓,終於碎成了一地粉末。

後來,她匆匆忙忙敷衍了一篇論文,答辯勉強過關。又很倉促地找了一份體制內的工作,薪水比市場水平低30%左右,但「工作穩定,聽起來好聽」。

相親認識了一個經濟適用男,30齣頭,性格內向,從沒談過戀愛,剛在那個二線城市買了房,正在還貸款。

雙方把硬體條件擺上檯面,彼此權衡過利弊,然後迅速走完了訂婚、結婚的標準流程。彩禮、嫁妝,全部嚴格按照當地標準執行,不多也不少。

一切終於走上「正軌」,可她還是很焦慮。

焦慮的原因是,她所在的這家單位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女員工入職三年後,才能生孩子。

所以,她還是遲遲沒能攢齊「完美」。

最近一次聯繫是在今年過年,問起她的近況,她的回答與從前如出一轍:能怎麼樣呢?年紀這麼大了,還是什麼都沒有,真羨慕你們年輕啊。

可她只比我大兩歲而已。

當焦慮成了習慣,就很難有「閒心」真正地生活。

而對於一個想要盡快攢齊「完美」的人,她放棄的可能更多。比如,人生的可能性。

她們會因急躁而壓抑自己的興趣與熱情,過「湊合」的人生。

同齡人正在拋棄你?

大家要走的路本就不同

如今各大公眾號裡,女性、個人成長類文章氾濫,都是在講一些大家都懂卻又做不到的大道理。

每個人想去體驗的東西,都千差萬別,再用心的文章,也不過是給你提供一個新思路。

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整齊劃一的「完美」。

很多人開玩笑地感慨:看,你的同齡人正在拋棄你,但我身邊有些人樂得被同齡人拋棄。

我認識個70後姐姐,清華理工科的畢業生。原本按照她的背景,完全可以過一條從學校到老公家的舒適生活。但是她卻選擇了一條最艱難的路。

大學一畢業,家裡安排她進了部委,她嫁給了相戀多年的大學同學。清華男老公開了個公司,沒幾年就做得風生水起,讓她回家做闊太太。可是這時她卻做了個驚人的決定,打掉孩子,赴美留學。

全家人都說她瘋了。可她說:「去美國,做研究,是我的夢想,國內這種憋悶的日子我一天也過不下去了。」

老公威脅她說,要走的話就離婚。

「離就離」,她留下錯愕的老公,一個人負笈遠行。

到了美國,她選了最難讀的文科博士——經濟系。這時她32歲,比同學整整大出10歲。

頭兩年,她沒有拿到獎學金,就憑著微薄的積蓄自費讀。週末,同學們都party約會,它一個人在圖書館K書到深夜。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