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真浪漫的三毛:用最美的十四句話,道盡人生!

2018年07月15日     148068     檢舉

白瓔導讀:

三毛曾對自己筆名這樣描述:

三毛是一個最簡單、通俗的名字,大毛、二毛,誰家都可能有。我要自己很平凡,同時,我也連帶表明我的口袋只有三毛錢。

就是這樣一個傳奇的女子,最終未能走出紛擾的世相人情,但卻走進了無數讀者的記憶。

三毛,是個純真浪漫的女子,為了追尋心中的那棵「橄欖樹」,她踏遍萬水千山。

直到萬水千山已然走遍,天地洪荒已然看盡。她最終選擇了悄然離去,留給後世一聲悠長的嘆息。

然而她雖已離世,但好像從未在人群中走遠。她的靈魂如一朵燦爛的太陽花永遠被簇擁著,人們閱讀她的作品,談論她的經歷,品評她的愛情。

今天為大家分享,三毛最美的九句話,道盡人生——

1.

我來不及認真地年輕, 待明白過來時,只能選擇認真地老去。

2.

知音,能有一兩個已經很好了,實在不必太多。

朋友之樂,貴在那份踏實的信賴。

3.

一個人至少擁有一個夢想,有一個理由去堅強。

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 到哪裡都是在流浪。

4.

我想哭的時候就哭,想笑的時候就笑,

我不求深刻,只求簡單。

5.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

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

一半在土裡安詳,一半在風裡飛揚,

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

非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

6.

刻意去找的東西,往往是找不到的。

天下萬物的來和去,都有他的時間。

7.

感謝你贈我一場空歡喜,

我們有過的美好回憶,被淚水染的模糊不清,

每當想起,記憶猶新, 就像當初我愛你沒有什麼目的,只是愛你。

8.

一個不欣賞自己的人,是難以快樂的。

9.

讀書多了,容顏自然改變

許多時候,自己可能以為許多看過的書籍

都成了過眼雲煙,不復記憶,

其實他們仍是潛在的。

10

夢想,可以天花亂墜。

理想,是我們一步一個腳印

踩出來的坎坷道路。

11

我相信,

真正在乎我的人是不會被搶走的,

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

12

今日的事情,

盡心、盡意、盡力去做了,

無論成績如何,

都應該高高興興地上床恬睡。

13

人生一世,也不過是

一個又一個二十四小時的疊加,

在這樣寶貴的光陰裡,

我必須明白自己的選擇。

14

或許,我們終究會有那麼一天:

牽著別人的手,遺忘曾經的他。

三毛的一生是個傳奇。她的作品情感真實,沒有太多的粉飾。無論是小說還是散文,她的文字裡總是流露著女性的柔美和細膩。

作家蔣方舟說,三毛的好,一半在文字,一半在她獨特壯闊的生活方式。

在她身上,籠罩著太多的幻想和猜測,像一團迷霧,看不清她的面目。

三毛,是個純真浪漫的女子,為了追尋心中的那棵「橄欖樹」,她踏遍萬水千山。

雖最終未能走出紛擾的世相人情,但卻走進了無數讀者的記憶。

三毛的坎坷經歷

三毛,中國現代作家,1943年出生於重慶,1948年,隨父母遷居台灣。

三毛是與眾不同的,從出生開始,這點就不斷顯現出來。三毛本名叫陳懋平,剛學認字的時候,因為複雜難寫,她總是自作主張把中間的「懋」字去掉,父親怎麼都是拗不過她的,從那時候起,她的名字就變成了陳平,那年她三歲。三毛的母親謬進蘭女士回憶說:「三毛,不足月的孩子,從小便顯得精靈、倔強、任性。話雖不多,卻喜歡發問;喜歡書本,農作物,不愛洋娃娃、新衣服。可以不哭不鬧,默默獨處。

少女時期,三毛隻身一人前往西班牙留學,異國他鄉,泠暖自知;結婚前夕,未婚夫心臟病突發在她的懷裡,她心傷踏上旅程,去遙遠的撒哈拉沙漠,去找前世的鄉愁;期間,她重新遇見那個站在在櫻花樹下說過要娶她的男孩子,6年過去,他已經長成一個英俊的男孩子了,他一如既往的愛她,還要娶她,就這樣,他陪她去了撒哈拉沙漠的中心。

三毛曾說,心,若沒有棲息的地方,到哪裡都是流浪……

可三毛的一生幾乎都是流浪的,何西是她心靈棲息的港灣,可最後,埋下去的,是你也是我,走了的是我們,何西.馬利安.葛羅安息。流浪是痛苦的,但只有流浪心才有停泊的港灣,然後像一棵樹一樣,像她說的站成永恆,沒有悲傷的姿勢,一半在塵土裡安詳,一半在風中清揚,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從不驕傲,從不尋找。

很多時候,她的生活是苦的,可她能苦中作樂,她就是用自己的這種特性克服一次又一次困難,她有韌性把糟糕不堪的生活變成她生命有機的部分。

她經歷豐富,愛的坎坷,她熱愛生活,努力生活,她孤獨,敏感,細膩,她公平,正義,她熱情,不吝嗇,48年的生命,生活所賦予的陽春白雪,青菜豆腐,她一一嘗遍,嘗得比生活的多數人深刻。三毛的父親陳先生說:三毛走了,很多人都惋惜,我女兒常說,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是否痛快的活過。我想這個說法也就是:確實掌握住人生的意義而生活。在這一點上,我雖然心痛她的燃燒,可是同意。

早年

陳平三毛祖籍浙江省定海,1943年出生於重慶,排行第二,抗日戰爭勝利後跟著父母搬到南京,再遷到台北。陳平在台北入讀中正國民小學,1954年考入台灣省立台北第一女子中學。

初中休學

1955年陳平初二的時候,數學常得零分。至第二學期陳平發現,數學老師每次小考都是課本後面的習題。為了不要留級,陳平把題目背下來,小考一連考了六個一百分。數學老師開始懷疑她作弊。

陳平對老師說:「作弊,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是老師,也不能這樣侮辱我。」於是數學老師高於所學難度的題目叫陳平作答,得到零分後,老師當著全班的同學用毛筆在她的眼睛周圍畫了兩個代表零蛋的大圈並用語言羞辱陳平。在第二天上學前繫鞋帶時想到此事暈倒,心理出現極大障礙,此後更是頻頻暈倒,於是經常逃學到公墓看小說,最後終於休學。

1956年一度復學,仍經常逃學到圖書館看書,後正式退學。

剛休學時,陳平被父母轉進台北美國學校,被送去學插花、鋼琴、國畫,和名家黃君璧習山水,向邵幼軒習花鳥。她喜歡看書,她父親就教她背唐詩宋詞,看《古文觀止》,讀英文小說,但是陳平經此打擊,患上憂鬱症,一直處於自我封閉的心態。曾割腕自殺,也曾看過心理醫生,但一週一次的心理治療並無幫助。

學畫

陳平關在家中一段時間。姐姐陳田心的朋友陳驌在隨顧福生學畫油畫。陳平非常羨慕,於是也隨顧福生習畫。一開始顧福生教陳平素描與水彩畫,是當時除了父母外,唯一與陳平溝通的人。後顧福生因要出國介紹韓湘寧為陳平學畫的老師,後來韓湘寧也因要出國又介紹了彭萬墀。

文學啟蒙

1962年12月,署名陳平的文章《惑》經顧福生推薦在白先勇主編的《現代文學》雜誌第十五期發表,給陳平帶來極大的鼓勵。之後陳平開始在報章雜誌投稿,1963年在《皇冠雜誌》十九卷第六期發表《月河》。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