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人應該自己買房子?

2018年07月15日     14790     檢舉

白瓔導讀:

找對象的條件,很多人都會列上「有房有車」,認為男人有房就夠了,為什麼女人需要自己買房呢?跟白瓔一起來看看:

婚姻裡有底氣的女人,要麼娘家有錢,要麼自己有錢,女人,如果你沒有這樣有錢的父母,那就更得讓自己獨立強大起來,想要的房子自己掙錢自己買。

一對情侶準備結婚,婚前男方貸款買了房子。

於是,準新娘提出,要求準新郎在他婚前買的房子的房契上加上她的名字。

準新娘表示,只要加了名字,結婚就不要彩禮了,並且婚後可以和男方一起還貸款。

男方馬上就嗆了回來:

要是你家給你買房子了,你會寫我名?

加名字的要求就這樣被無情拒絕,準新娘怒了。

她說:「不加名字也可以,那婚後就各過各的。」

我只出50%的我們兩人的生活開銷,你還完房貸有錢沒錢不關我的事,我不接受借錢給你,因為不好意思喊你還。如果你父母要一起住,我沒有義務照顧他們,我還有自己的父母需要照顧。所有瑣碎的事情兩個人分擔,我不是你請的保姆,沒有義務,包括帶孩子,我不接受辭職帶孩子。

女人說了,婚後她要賺錢買自己的房子。

這個帖子引發了網友激烈的爭論。

有的人說:「結婚又不是搶劫,我的婚前財產憑什麼分給你?」

也有人說:「女人要生孩子帶孩子,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個人事業發展,房契上加個名字才更有安全感。」

其實,關於男方婚前買房子,結婚要不要加女方名字的爭論由來已久。

房契上加不加名字,已經和「我和你媽同時落水了,你先救誰?」一樣成為考驗感情的敏感問題。

《歡樂頌》中的樊勝美,也是這樣一個女人。

男友王柏川買房,她理所當然地認為應該寫上她和男友兩個人的名字。

來自底層的樊勝美,在上海打拚多年,仍然租住在合租房裡最小最暗的一間。

她心心唸唸的事情,就是想在上海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一個家。

樊勝美和王柏川經過反覆分手復合,結束戀愛長跑準備進入婚姻,買房子提上了議程。

她下班後和王柏川一起開心地去看房子,認真比較各個樓盤的性價比,為未來的家做著滿滿的打算。

可是當她問王柏川:「房契會寫我的名字嗎?」

口口聲聲說愛她的王柏川吞吞吐吐,沒有給出肯定的答覆。

在售樓處簽合同時,售樓小姐問:「寫誰的名字?」

樊勝美邊拿身份證,邊想當然地說道:「寫我們倆的。」

這時候王柏川迅速將身份證遞給售樓小姐,說:「寫我的。」

那一刻,本來滿心歡喜的樊勝美懵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們浪漫的愛情,也因為房契上寫名字這一無比現實的問題畫上了句號。

男方婚前買的房子,房契上要不要加女方的名字,這一個問題被提出來時,無論結果是什麼,都已經傷害了愛情本身。

男方會覺得女方在算計他的錢,愛的是房子而不是他本人,而女方也會覺得男方更在乎財產,不夠愛自己。

也許能提出這樣問題的男女,本來愛情也沒有那麼純粹,都有著自己的小算計。

那些能夠心平氣和淡定從容地談房子問題,最後還能走進婚姻的男女,才是真愛。

今年出台了新《婚姻法》,裡面明確指出,離婚案件中,一方婚前貸款購買的不動產,應歸產權登記方所有。

當然男方婚前全款買房的,更歸產權登記方,也就是男方所有了。

也就是說,男方婚前無論全款買的房,還是貸款買的房,都和你沒有太大關係,你只有使用權。

假如離婚了,你只會得到還貸和增值部分的補償。

如果男方確實很愛你,同意了在房契上加上你的名字,也別開心得太早了。

你還得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男方婚前購買的房產,如果加上你的名字,屬於贈與。

但法律又規定:贈與人享有任意撤銷權。

你所謂想要的安全感,其實處處都是坑。

灰姑娘們該醒醒了,別夢想著像《北京女子圖鑑》中的顧映真一樣,通過結婚離婚分到數套房產,一舉成為人生贏家了。

除非男方很土豪,或者愛你愛到不行,甘願贈與。

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多少當初的恩愛情侶離婚時搶財產搶到翻臉成仇人。

現在的婚姻法,強調的是:你有什麼,我保護你什麼。你沒有什麼,對不起,別向人要,你也要不到。

別說婚姻法不保護女性,婚姻法保護的是有產者,不管有產的那一方是男方還是女方,你有婚前財產,婚姻法一樣保護你。

婚姻法的改變,對於那些想依靠男人,依靠婚姻改變貧窮的命運的女人,確實是壞消息。

但是對於那些努力奮鬥,自己賺錢買房買車的女人來說,卻是好消息。

婚姻法也保護了你,即使遇人不淑婚姻破裂,起碼你的財產不受傷害。

當你還在糾結男人夠不夠愛你,願不願意在他的房契上加上你的名字的時候,那些又美又獨立的女生都在買自己的房子了。

她們要考慮的是,結婚時男方會不會要求在房契上加他的名字呢?

有一篇文章說,婚姻中有底氣的女人,要麼娘家有錢,要麼自己有錢。

所以,那些想在男方婚前買的房子上加名字的女人,別將愛情放到房子的天平上去衡量,或強勢或乞求地讓男人給自己一點安全感了。

快看看自己娘家有沒有錢,娘家沒有太多錢的話,就好好工作,好好掙錢,自己給自己買房,自己要的安全感自己給。

我的朋友雯桐,認識他老公大志的時候,大志的父母已經幫他全款買了一套房子做婚房。

他們談婚論嫁的時候,大志的父母很委婉地提出,問雯桐能不能簽一個婚前協議,無論什麼情況下,這套房子都只歸大志一個人所有。

雯桐把這件事打電話告訴了自己爸媽,她的爸爸說:

「沒事丫頭,簽!先別急著領證,爸爸也給你買一套,讓大志也簽個協議,這樣公平合理。」

雯桐的爸媽迅速帶著女兒去各樓盤看房,全款為女兒買了一套精裝小戶型,大志也簽了一個同樣的協議。

這件事情絲毫沒有影響小兩口的感情,婚後兩人共同攢了首付,又貸款買了一套大房子,現在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地生活著。

當然,很多女人沒有雯桐這麼幸運,有一對土豪的父母,願意並且有能力給女兒婚前買套房子。

如果你沒有這樣有錢的父母,那就更得讓自己獨立強大起來,想要的房子自己掙錢自己買。

熱播劇《北京女子圖鑑》裡,陳可婚前就和男閨蜜AA買了房子。

婚後,陳可想賣了丈夫何志的一居室換個大房子,雖然貸款全部由陳可承擔,何志的父母還是在房契的名字上和陳可發生了爭執。

陳可一氣之下,跑到售樓處給自己買了套房子,房契寫了她媽媽的名字。

看到這一段時,感覺真是爽啊,自己有錢的女人,就是這麼霸氣。

在北上廣深這種房價像脫韁野馬一樣的一線城市,對於沒有很卓越的能力的普通女人來說,自己買房子的難度有點大,往往是兩個人奮鬥很多年才能攢夠房子的首付。

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找了一個男朋友,對方婚前已經全款或者貸款買了房子,那麼建議你和對方協商,你拿出房子全款或首付的30%到50%,在房契上加上你的名字。

還是那句話,想要在婚姻中有安全感,要麼娘家有錢,要麼在該奮鬥的年紀,拼盡全力讓自己有錢吧,自己買房或拿錢加名字,都需要你有這樣的實力。

很喜歡《離婚律師》中的這句話:

我認真做人,努力工作,為的就是當站在我愛的人身邊,不管他富甲一方,還是一無所有,我都可以張開雙手坦然擁抱他。他富有我不用覺得自己高攀,他貧窮我們也不至於落魄。

願那個想在男方房契上加名字的女人能明白,你要的安全感,只能自己給,你自己才是給自己托底的那個人。

你和誰在一起,不是因為房子,你離開誰,也不是因為房子。

白瓔結語:

白瓔一直都知道有對有錢的父母,幫助很大,但從來不祟尚那樣的人生,因為很多跟我們一樣不是出生在富家庭的人,靠著自己的雙手也變成富人,白瓔欣賞的是這樣靠自己的人,這篇文章講的也是這個道理,文中所列的法律條件是對岸的,但重點在於妳要有自己的底氣,也就是志氣。

很久以前一位已婚的好友曾跟白瓔分享,她希望能自己買一套房子,然後在跟老公吵架時,就能躲到自己的空間去,那時白瓔不是很了解她的想法,看完這篇文章有些懂了,雖然對於月入三萬的她來說,這樣的夢想還很遠,但也傳達了女人心裡的一種想法,希望能夠有自己作主的空間,有可以為自己買房的能力,在心情不好時,還能有個避難所。

社會一直追求男女平等,如果男人是靠自己買的房,那麼我們為何不能靠自己買房?然後再來決定要登記誰的名字,文中想傳達的是,與其期待男人寫上妳的名字,不如鼓勵自己去賺一棟房子。

但白瓔也不得不說,現在房價高得太離譜了,在台灣講買房這兩個字,很多人都會覺得無力吧!不如把買房想成多賺點錢,賺到了錢,要怎麼用都可以,像金星也是租房人生,她沒想過要買房子,這樣可以隨時換自己的住所,但她租豪宅的租金也高得嚇人。

我們談錢,不是要女人勢利,而是為了能夠活得不那麼功利,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男人,而不是因為錢去選對象。

作者簡介:小確幸來一打,富書籤約作者,期刊寫手,國家認證心理諮詢師,媒體人,用文字分享人生小確幸,感悟生命大歡喜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