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不孕的徐靜蕾說:女人,被自己喜歡比討人喜歡更重要

2018年07月11日     46974     檢舉

白瓔導讀:

以前覺得她個性有點強勢,白瓔對個性強的人較無好感。

但看完這篇文章才發現原來她是個很中立的女性,她雖然有自己很清晰的一套人生觀,但不會以此要求別人。

也不被別人的人生觀影響,活得很透轍,對女性真的有許多啟發,一起來看看徐靜蕾的故事:

女人最好的模樣,也許就是這樣吧!

誰說什麼都不是最重要的,自己喜歡,自己開心,就好。

如果非要討得所有人的歡心,你也就失去了讓自己真正快樂的自由。

沒有任何一個女明星比她更自由,

徐靜蕾是一個把自由身體力行的人,

不想工作就不工作,

不想拍戲就去滿世界地遊蕩;

想戀愛就戀愛,不想結婚就不結婚;

不畏懼改變,不留戀過去。

年過不惑,她開始在意細碎平實的生活細節,

學習新的語言,

學做手工,關心天氣,

她為自己的生活找到了一個自由開闊的世界。

特立獨行的徐靜蕾的標籤似乎不能再多,

且她每做一行,都可以做得很出色。

「做得不錯,就放下」

2002年之前的徐靜蕾,

藏在角色之後。

用她自己的話說:

「那些所有角色上面可能都有我自己的影子,

但是哪個也不是我。」

由她執導的《杜拉拉升職記》令她成為大陸首個票房破億的女導演。

並憑《開往春天的捷運》《我的美麗鄉愁》先後斬獲

第26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第2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配角。

但是,她自己並不喜歡稱自己是女明星,

不愛走紅毯,也不愛混圈子。

有電影時就出來忙一陣,

忙完就回到「隱居」狀態,

一年半載甚至更長時間,

不出現在公眾視線裡。

在《朗讀者》中董卿問及

「如何做導演、做演員、寫書,

在很多角色間轉換」?

她回答說:做得不錯了,就放下。

被貼標籤是每個人都不可避免的事情,

尤其是社會對於女性的標籤有很多。

烙印最深的,就是關於年齡的標籤。

30歲女人就離開了人生輝煌的主戰場,

開始「衰老」,岌岌可危的言論太多了。

是不是30歲的女人,

就要如別人所定義的那樣,

放棄人生和慾望呢?

徐靜蕾本身就是最好的反駁。

38歲的時候,她離開娛樂圈,

給自己放了兩年假,去紐約讀書。

40歲的她,沒有要遵循大家的期望結婚生子,

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步調生活著,

依然活得率真、自由。

這些年她鮮少走紅毯、跑商演、上頭條,

偶爾在微博冒個泡曬個照,

不是在作坊裡寫寫畫畫縫包包,

就是在角落裡走走停停拍花草。

一個女明星該有的曝光和姿態,

全讓她埋進一針一線的手作裡了。

她調侃自己是「專業裁縫,業餘演員。」

在日進斗金的中國電影行業,

只有她不為所動,

悠哉過自己的生活。

人淡如菊,

很多人用這個詞形容徐靜蕾。

從名字、長相到穿衣風格、脾性品味,

連同她寫的那手舒朗的靜蕾體,

都感覺如一汪靜泉,

清清淡淡,不沾聲色。

名利二字,不是徐靜蕾的格局。

她不需要以才能炫耀自己,

她有太多可以炫耀的光彩,

卻也同時懂得了內斂低調。

她說:「總體可知、細節未知。

這才是日子最有意思的地方。」

「大女人」做派

早在2002年,

《新週刊》將她作為「她世紀」代言人,

當時的評語是

「她陽光、健康、自信、獨立的形象

感染和影響著中國的年輕一代,

並為新世紀的成長和成熟中的

中國女性提供了一個優質的範例」。

當年的「四小花旦」

趙薇、章子怡、周迅、徐靜蕾,

其他三位都事業家庭兩手抓,

或步入婚姻,或累積資本,

或轉戰國際,各自攀登巔峰,

而徐靜蕾,突然就玩失蹤好幾年,

到處去耍,偶爾回來就拍個電影,

說幾句話就能上了熱搜。

這種作風,就是我只做自己,

無意撼動江山,卻總是激起千層浪。

知名導演趙寶剛說,

徐靜蕾有一種「大女人」做派,

這種做派,

正是她這種坦然、通透、大氣的人生智慧。

她身上的那種恣意感、自由感,

大概就是我們每個人都在羨慕的「做自己」。

或者說,跟著自己的心走,

「做自己」真的很難麼?

你問她,

女性到底要不要結婚,生孩子?

人家回答的卻是:

「我根本不覺得這是一個問題呀」。

她說:「我不覺得人必須應該要結婚。

過去講結婚是保障,我不需要保障,

至少從情感上講我不需要保障,

經濟上更不需要誰保障我。

我不需要別人給安全感,我挺有安全感。」

但她也不是不婚主義者,

她覺得誰自己願意幹嘛幹嘛,

你想要結婚,你覺得結婚幸福,

我就恭喜你,你去結婚,

我也真心祝福你。

每個人就過自己覺得高興的生活,

沒必要拿自己當成標準去評價別人,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