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活得精緻的人,都做到了這3點

2018年07月08日     34840     檢舉

白瓔導讀:

生活精緻的女人,總是很吸引人,她們的生活更加有靈性和意味,精緻不需要大量金錢去推砌,而是一種生活態度,認真對待生活環境和衣物等等,注重細節,她們用的家具、穿的衣服可能不多,但每件品質都很好,很有品味,她們懂得穿適合自己的衣服,而不是盲目跟隨流行,如果妳也想成為精緻的女人,一起來看看這篇文章:

前段時間,我看了在微博上反響很大的一部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50年代的美國,出身紐約中產猶太家庭的女主米琪·麥瑟爾經歷了一場從美麗主婦到獨立女性的蛻變。

劇中米琪在一個物質和精神生活都十分豐富的家庭中長大。她從小就特別有主見,選擇專業、選擇髮型、選擇要去哪裡讀書…同樣也選擇了自己的丈夫。

米琪一直對自己進行著強有力的「軍事化管理」:

從少女時代開始測量自己的身材維度,十多年沒變過,即使在孕期也是如此。

結婚四年從沒讓丈夫看過自己素顏的樣子,等丈夫睡著後再去卸妝、保養;睡前也要將窗簾拉開一道縫,為了早晨第一縷陽光照來時能立刻醒,然後開始化妝,再在鬧鐘響之前躺回床上。

她把自己的婚姻生活過成了王子與公主的童話故事,一直都是光鮮亮麗,美好精緻。

網友紛紛表示,麥瑟爾夫人就是精緻、氣質出眾的代名詞。不止對自己的外在下心思,還讓自己能夠在某個領域上獨當一面,這才是傳說中的精緻女孩啊,對自己一點兒都不含糊。

在一個人的一生中,容顏漸衰是難以避免的,有形的事物早晚也都會消失,但氣質永存。

所以,我們要在時光中淬煉出獨特的氣質,優雅而從容,做個精緻的人。力求保持本心與真我,是一個人一生裡最重要的事。

而一切通往精緻的路,都要以下面三點為基礎:

1. 擁有風格

香奈兒說:流行稍縱即逝,唯有風格永存。

風格是一個人的名片。一個人要有自己的風格,要瞭解自己,確定自己服飾的基本款。

經常有人問:喜歡的事情和擅長的事情,哪一個應該成為自己的工作呢?如果兩者能夠一致當然最好,但往往大多數人都無法一致,實在令人苦惱。

在選擇衣服款式上也同樣面臨著這樣的問題,自己喜歡的款式和別人看來適合自己的款式常常不一致。

那我們該如何選擇款式以形成自己的穿衣風格呢?

日本時尚、藝術大師加藤惠美子認為,對於普通人而言,在款式選擇上,相比「喜歡」,更優先考慮「適合」。

如果親近的人說「這很適合你」,即使不是你很喜歡的衣服,也可能是適合你的、能穿出自己風格的衣服款式。

除了服裝外,日常生活也可以形成自己的風格。

比如在家居上,如果你覺得自己的房間紛繁雜亂,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放置了太多趣味不一致的物品。因此,只布置和自己趣味一致的物品,選擇自己喜歡的形狀和顏色,去掉其他大量雜物。

總之,在斷舍離的同時追求精緻,寧缺毋濫,形成良性循環。

2. 極簡生活

你生活得好不好,與擁有多少東西無關。

很多人總有這樣的問題:衣櫃裡永遠缺一件衣服;鞋櫃裡永遠缺一雙新鞋;廚房裡永遠缺一套餐具......

「這個也想要!」「那個也想買!」,如果你老是有著這樣的購物觀,不用多久你就會發現,到處都是塵封的閒置物品。

有一個詞叫「亂花錢」,但只有丟掉買來的東西或堆砌不用才是浪費。不浪費的生活不是指不買任何東西,而是指讓購買的東西物盡其用。

極簡生活的購物觀,就是要減少無用之物的花銷。

另外,極簡生活並不是讓我們過著苦行僧的日子,它強調的是: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選擇最優質的東西,好好愛惜,替代週而復始的廉價物品囤積與浪費。

極簡生活,就是遵循「一切以美為標準」去選擇自己喜歡的、品質上乘的東西,不被無用之物所困擾。

3. 追求極致

上面我們提到,一切遵循「以美為標準」去選擇,這才是正確的、有價值的做法。

而美的誕生,是需要認真整理細節部分的。

只有在簡樸而輕鬆的環境下,通過注意空間的細節部位、認真對待食材,美和美味才能熠熠生輝。

就算穿著簡單的服裝,也要注意每一個細節。

比如外套的領型、上衣袖子的細節、衣服的微妙長度,皮鞋鞋跟的粗細和高度等非常細小的地方,都會影響到整體形象。

我們不僅要在衣食住行上關注細節,在言行舉止上也要關注細節。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保持恰當的禮儀:

優雅的生活行為來自於優雅的行為舉止,和對人、物的照顧和關懷。

比如認真對待物品、保持房間的清淨整潔,就是對物品的禮儀,也是對家人的關照。

因此在繁忙的生活中,即使希望任何事情都能盡快結束,也要試著關注每個細節。

這一過程也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無論是對人也好,對事也好,只要抱著平靜、溫和的態度,就會自然而然地達成目的。

由上可知,美好生活不是錢帶來的,而是通過美的意識創造的。並且,美的意識需要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天裡不斷打磨。

蔣勳說,美是無目的的快樂,作為健全的人,若沒有這個部分,可以說這是另外一種心靈的殘障。

懂得在有限的資源和平凡的生活中挖掘內心世界的美,應用於日常瑣碎,這也是我們日常生活裡最容易缺失的那部分。

想起《摩登家庭》裡有一個情節:

菲爾的兩個女兒中,姐姐美豔動人但學習成績「感人」,妹妹是相貌平平的學霸。一天,妹妹對姐姐說:我真的很羨慕你,漂亮又受歡迎。

姐姐說:你想要變漂亮隨時都可以,我想要變聰明卻要很久很久。

所以,表面的精緻只是冰山的一角,冰山之下,才是實力所在。

願你我的裡裡外外,都是精緻的。

白瓔結語:

看完這篇文章,應該會有很隨性的人想說「幹嘛活得那麼累?」如果你這麼想,也是很合理的,那是你的生活選擇,你的價值觀,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選擇,精緻的生活並不累,那是一種自我取悅,一種生活品質的提昇,一種對美的追求,白瓔的好友小紫一直都對美很有追求,她熱愛攝影和設計,雖然不是相關科系,但喜歡看美好的圖片,大學時做ptt,她總是負責製作的那個人,每回她都會挑選美麗精緻的圖片當作底圖,將版面設計得很優雅精美,上課時一放出來,大家都會讚嘆好美,像電影一樣,這是她的堅持,除了她以外的同學,幾乎沒人這麼做,有次同組的人看她一直在調字體,便說「那個又不重要,沒人會看」她只是笑了笑繼續調整,這就是精緻的差別,就算沒人在意,她也會堅持自己的美感,因為那是她的作品,也正因為這樣的堅持,她後來找到了很需要美感的工作,並做得很開心,妳的每項微小的堅持,生命終會回報妳。

白瓔很喜歡旅行,旅行時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樣的人事物,還記得在日本逛百貨公司時,看到了好多位日本女性,就像從雜誌上走出來的一樣,編著精緻典雅的髮型,穿著優雅高尚的服裝,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有許多對母女一同逛街,年紀稍長的母親也精心打扮自己的外貌,十分有個人風格,氣質很端莊,這是在台灣很少看到的景象,台灣人的隨性也有隨性的可愛,台灣女性最常見的髮型應該就是馬尾,其實再多學一點,簡單的馬尾也有變化形,就能馬上變成典雅的髮型。

白瓔再分享一個中國女人在美國留學發生的故事:

楊瀾,1968年3月31日生於北京。中國電視節目主持人

曾經25歲的楊瀾,在最落魄時領悟了這個道理。

「你這個毫無素質的中國女孩!滾出我的家!」

紐約冬天的深夜裡,25歲的她,在異國他鄉里,就這樣被房東吼罵著趕出了家門。

起因是,洗完頭髮的她,坐在床上一邊吃麵包捲一邊翻看報紙。這很是違反了房東原則。

房東莎琳娜太太是一個愛美卻很苛刻的中年女人。如果不穿戴整齊就不准進入她的客廳,有客人來訪的時候必須塗口紅,不可以坐在床上吃東西...這些都是她所謂的原則。

可在此之前,楊瀾幾乎從不打扮自己,更別提塗口紅。況且,二十五年來,她的媽媽一直告訴她,一個人的成績和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可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會以貌取人。白天的面試官竟然以個人形象和簡歷不相符而拒絕了她,這簡直是對她二十五年人生觀的侮辱。

披散著頭髮,她又冷又餓地走進了一家咖啡館。

入座後,對面一位老太太正以非常優雅的姿勢喝著咖啡。她看起來就像伊莉莎白女王一樣尊貴與精緻,裁剪得體的裙子下,是一雙漂亮的高跟鞋。

視線挪回自己腳上,一雙髒兮兮的運動鞋,大衣下是一套舊而起球的睡衣。頭髮披散,面容憔悴。

那一刻,她的狼狽和落魄被無限放大。這時,對面老太太遞給了她一張便箋:洗手間在你的左後方拐彎。

當她從廁所再回到座位時,老太太已經離開。但餐桌上多了另一張便簽:作為女人,你必須精緻,這是女人的尊嚴。

如今的楊瀾,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精緻與優雅的氣場,充滿自信的笑容也常常讓人如沐春風。

正如她所說的,沒人有義務透過連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邋遢外表,去發現你優秀的內在。

精緻,是為了自己,為了變成那個更美的自己。

參考書籍:加藤惠美子《精緻》

作者:何似,精讀主創。平凡生活中,有暗香盈袖。

相關閱讀